第 81 章

作者:陌言川 | 发布时间:2019-05-12 08:16 |字数:10915

    真的不要相信男人在床上说的话, 唐域大猪蹄子!!!

    ――《小糖心日记》

    空气诡异地安静下来。

    唐域怕压着她, 翻身躺在一侧, 手臂虚拢着她。

    唐馨悄悄抬头瞥了眼男人黑压压的脸色,想起上次在浴室, 她弄到手酸软发抖,都没有把他弄出来, 最后还得他自己来,这次怎么……她给他找了借口,因为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还是最近太累了?

    一定是这样的。

    虽然第一次结束的仓促,但前面折腾得很久, 屋子里暖气又很足, 两人都是大汗淋漓, 男人身上尤其火热,深刻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事情。

    她脸贴着他结实的胸膛, 垂眼看到的是男人一块一块突起的腹肌,感觉有些不真实, 这个男人是她的了?她抬头看他, 刚才被他弄哭过,眼睛还是红的,特别委屈巴巴地说:“唐域, 男人跟女人上完床,不是应该说我爱你吗?你不说就算了, 还凶我……”

    唐域:“……”

    如果没有她那句煞风景的话,他会说的。

    现在, 气氛都被她煞没了。

    他撑着坐起来,靠着床头,垂眼睨她,神色从冷淡慢慢地变成热的,被他这么瞧着,唐馨心跳都快了,直觉还有事要发生,慌忙低下头,想钻被子里去。

    却被人牢牢摁住,双手压过头顶,他低头吻她的耳朵,气息温热地诱哄:“重新来一次,我说给你听。”

    唐馨身体发颤,心跳也漏了半拍。

    在做一次和听一声我爱你里做选择。

    很显然,她更想要后者,因为她还有点疼,而且刚才她说了那种话,总觉得再来一次可能会很惨烈,她小声商量:“能不能换到下次?”

    “不能。”

    唐域伏在她身上,在她身上点火的手法比上一次娴熟,她气息越来越急,被他挑起来,她想求饶,还想哭。“真不要?”他哑声。

    唐馨紧紧闭上眼,微颤地抱住他紧绷的背脊,快要哭出来:“要……”

    果然男人在某些方面都是记仇的。

    第二次的时候,唐域像是要把她揉碎吞食似的,狂风暴雨般地摇晃,疯狂到极致,唐馨抽抽搭搭地求饶:“我收回那句话行吗?”

    他亲吻她的眼睛,温柔道:“晚了。”

    唐馨:“呜呜……”

    空气被撞得湿热粘稠,结束的时候,他在她耳边低哑道:“中用吗?”

    “……”

    她连半点力气都没有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笑了声,又低低地一句:“我爱你,小糖心。”

    唐馨呆了一下,忽然哭了出声。

    唐域愣了一下,支起来低头看她,低声问:“哭什么,觉得我欺负你了?”

    不是,是因为你爱我。

    你让我如愿以偿。

    唐馨红着眼抬头,在他肩上咬了一口,吸气道:“再打个记号,你是我的人了,以后我会对你负责的。”

    唐域伏在她身上,无声失笑:“好。”

    目光瞥向腕表。

    已经是清晨6:50。

    唐域垂眼再看,女人已经拉拢着眼皮困得要睡着了,他抱着她去浴室,唐馨连拒绝和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任由他带自己去清理,再回来她一沾床就睡着了。

    唐域只眯了半小时,被手机铃声吵醒。

    他立即接通,低头看了一眼,她还睡得好好的。

    他拿着手机走出卧室,轻轻带上门,才对着电话问:“怎么回事?”

    微博上一大早就曝光了昨晚的事情,各个营销号挨个发出微博――昨晚时光影业年会结束后,其CEO唐域跟女朋友糖心因跟涉嫌一起毒品案,疑似唐域吸毒接受检验,据悉那套房子属于糖心的房产,搜刮出大量毒品,涉嫌贩毒……

    这条微博很长,写得有理有据,一经曝光,微博上热搜名为”唐域糖心涉嫌吸毒”迅速窜到第一,后面跟着一个爆字。

    很多人刚起床就看见了。

    根本来不及撤,就算撤了也被人截图了。

    微博下一片哗然,评论一眼扫过去,全是不明真相就开骂的黑评:

    “卧槽!不是吧!时光之前还拍过好几部缉毒警电影,这也太讽刺了吧?《反恐》不看了!”

    “吸毒一生黑,还涉嫌贩毒!以后绝对不看时光影业出品的电影!可怜辛苦拍摄的演员们了。”

    “《做一个梦给你》凉了吧,别拍了,拍了也没人看。”

    “房子是糖心的,所以唐域是被连累的?本来就是为了捧女朋友投资的,现在搞得两个人都黄了,时光影业股价跌不少,糖心害人不浅啊!一起凉吧”

    ……

    很快,几个热搜名――

    《反恐》预售

    时光影业股价

    抵制吸毒,吸毒一生黑

    紧跟着上了热搜,一下占了前十的近一半,高恒打电话来就是说这件事的,几乎全网黑,肯定是有幕后推手的,因为《反恐》已经开始预售,预售票房远远超出同期。

    高恒说:“现在已经有人开始退票了,网上越吵越烈。”

    唐域去厨房倒了杯水,喝完放下杯子,整个人冷静清醒了不少,“准备律师函,造谣者该怎么告怎么告;让公关那边先撤热搜,发公告,联系警方帮忙转发作证;通知主创和主演,把事情真相说一下,《反恐》宣传力度加大。”

    挂断电话,没多久,微博上热搜就撤下来了。

    时光影业发布律师函,追究造谣者的责任,另外公安局官博也转发辟谣吸毒之说,但房子在唐馨名下,租住房子的是表妹钟妍,现在出事了,她就算洗刷了嫌疑,仍然有人不相信,甚至阴谋论到唐域身上。

    下午两点,唐馨的手机定时开机,手机一开机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昨晚一夜没睡,又做了两次,几乎耗尽体力,被电话吵醒的时候她起床气大得想骂人,一看是钟文斌打来的,清清嗓子才接通:“舅舅。”

    嗓子还是哑的。

    钟文斌也没注意,着急道:“你可算开机了,今天早上我打电话是唐域……你男朋友接的。”他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他人脉广有权利,我想让他帮帮忙,钟妍能不能保出来?”

    唐馨想起钟妍就气醒了,昨晚的惊吓还历历在目。

    她坐起来,皱眉道:“舅舅,这件事你不能惯着她,按照正常程序走,如果她不知情的话,就没事。”

    昨晚钟妍说她只碰了一次,估计就是被周杨忽悠的,如果她真的不知情,那还好,知情那就是共犯了。

    昨晚周杨被她跟唐域混合双打后,送去医院只剩半条命了,警方正在等他醒过来配合调查呢。

    唐域家风正,家里头还有当兵的,时光影业拍那了好几部缉毒题材的电影,大部分是唐域的个人喜好,他对这种违法犯罪的事情是不可能包庇的。

    他要是插手了,那就是打脸整个唐家和时光影业,以及拍过那些影片的演员和幕后工作者。

    唐馨是不可能开这个口的。

    钟妍是自食其果。

    挂断电话几分钟,钟丽B的电话就打来了,“今天早上我打电话过去,唐域接的,你们睡一起了?”

    唐馨:“……”

    她脸一红,镇定地嗯了声:“放心,避孕了。”

    “那就好。”钟丽B放下心来,“你舅舅刚给我打电话了,你……”

    “妈,这件事你跟爸别插手,我也不想管,上次的事还不够钟妍吃个教训?”

    她把昨晚的事情跟钟丽B说,把钟丽B吓得心脏病都要出来了,挂断电话后就跟唐大伟说了,唐大伟听完沉默了几秒,哼了声:“算他小子有担当,知道护着女人。”

    钟丽B不再管这件事,想管也管不着。

    唐馨趴在床上把未接来电提醒和微信消息全部扫过一遍,才知道在她睡过去的几个小时,微博上出现了一场大型厮杀,她安然度过了。

    手机是唐域关机的,设定的两点自动开机,给她留了睡眠时间。

    唐馨看到微信才知道,脚一沾地,差点没站稳,立即扶住旁边的衣柜门,她闭着眼适应那股酸软感。她靠着衣柜,给唐域发微信。

    小富婆:“唐域,我睡着后你是不是禽兽不如地对我做了什么?”

    唐域趁着空隙给她打了两次电话,都是占线,刚要再打,瞥见她的消息,嘴角抽了一下,电话打过去:“给你订了饭,应该快到了。”又叮嘱她,“微博上的事也不用管,都在可控范围内,你想回应的话,就转发公安局的微博就行,别的不用管,这两天也别出门。”

    唐馨听到他的声音,有些害羞地哦了声,脑子里瞬间回想起昨晚亲密的种种,嘴角抑制不住地往上翘,她在心里疯狂尖叫:啊啊啊啊啊,唐域是我的人了!

    “还疼么?”

    ……唐总,您身边没人吗?

    唐馨走进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锁骨和脖子上还有他留下的印记,她摸了摸,弯起眉眼:“痛并快乐着。”

    那边沉默了几秒。

    男人散漫地低笑:“既然这样,晚上继续。”

    唐馨:“……”

    哎哎哎――

    她不是这个意思啊!电话已经被挂断。

    唐馨瞪着黑屏的手机,觉得腿有些发软。

    吃饭完,她上微博转发了公安局的微博,表明自己没有参与任何犯罪行为,至于表妹的事,警察会处理。

    退出微博,不再管这些事。

    不过,晚上两人没能继续,因为突发事件引起一系列蝴蝶效应,唐域忙得晚饭都没来得及吃,深夜回到家,唐馨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唐域去了趟上海。

    住院的周杨醒过来后,竟然反咬一口,咬定那东西是原本就在唐馨的屋子里的。这不是血口喷人吗?唐馨气得半死,骂道:“我当初怎么没一瓶子砸死他!”

    虽然周杨吸毒,但并没有证据证明那东西是他藏在屋子里的。

    唐馨因为这件事,又去了几趟警局,那套房子她已经三年没住过了,只要配合警察找不在场的证据,就能证明清白。唐域没办法时刻陪着她,安排了司机和保镖跟着她。

    三天后,周杨不知为何,突然想清楚似的,跟警方认罪,唐馨彻底洗脱嫌疑。

    据说周杨之前欠高利贷就是因为吸毒,没钱了才想出勾搭哄骗小姑娘的招数,钟妍不幸被看中,更不幸的是她没脑子,太好哄骗。

    万幸的是周杨没有泯灭人性,一开始让她碰的不是能致瘾的毒,也亏得唐馨突袭的早,不然那晚就是周杨跟钟妍的狂欢夜了,这辈子真的完了。

    钟妍从拘留所出来的那天,钟文斌上前就打了她几巴掌,气得眼红:“你书也别念了,跟我回去,以后都别想出来了,一下不看着就被人哄骗成这样,你有没有脑子?那东西也敢碰?一人吸毒,家破人亡,你没看到广告吗?我跟你妈从小捧着你,你就这么作贱自己?”

    钟妍脸都被打肿了,蹲在警局门口,嚎啕大哭:“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犯蠢了……”

    唐馨在旁边看着,无话可说。

    下午,她从警局回到家,窗外竟然飘起了雪,她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撸猫,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拍了张照片给唐域:“下雪了,你下飞机了吗?”

    唐域刚上车,看完她之前发来汇报情况的信息,松了口气。

    靠在椅背上,低头回复:“我先去一趟公司,晚上七点回去。”

    唐域到公司后,正好碰上跟经纪人来签约的唐叮叮,唐叮叮看见他就想跑,被唐域拎住衣领:“跟我进来。”

    办公室里。

    唐域懒懒靠在椅背上,冷淡地看向唐叮叮:“说吧,你之前跟唐馨怎么说我的?”

    唐叮叮不得不感叹哥哥的敏锐程度,这都哄不了他。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头站在办公桌前,讪讪道:“就是以前霍哥跟我说过一个十分喜欢制,就用在你身上最合适……”

    唐域听完,脸直接黑了。

    他转动椅子面对落地窗,微仰着头,闭上眼慢慢回忆。

    “唐域,你想跟我上床吗?”

    ――唐域,你有八分喜欢我吗?

    他给她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她总是随口问一句“几分?”。

    几分……

    四分,五分,六分,七分,八分,九分,十分……

    她当自己在考试吗?

    拼命想要在他这里考满分?

    傻子。

    唐域咽下难言的情绪,睁开眼,瞥向不知所措的唐叮叮。他起身,拎起西装外套走过去,面无表情地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唐叮叮痛叫,眼泪汪汪地看他:“哥……”

    唐域充耳不闻,冷笑了声:“以后我的副卡全部收回,一份零花钱也别想要了。”

    唐叮叮:“!!!”

    要不要这么对亲妹妹!好歹我帮你带资进组了啊!

    男人迈着长腿离开,她捂着脑门跺脚,小尾巴似的跟着他身后,试图解释:“哥,你听我说啊……”

    唐域头也没回,直接走了。

    唐叮叮还要追,被刚从办公室出来的霍辰东拉住,他看她慌慌张张的,忍不住问:“怎么了?”

    唐叮叮揉了揉脑门,看见霍辰东,才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有工作了啊!她就算不用哥哥给零花钱,自己也能养活自己。

    这么一想,唐叮叮瞬间元气复活了,抬头看他,解释了一下:“没事,你以前教给我的十分喜欢制,我不小心把我哥给坑了……害得他走了很多辛苦路。”

    霍辰东愣了一下,回想起来了。

    唐叮叮看着他,忽然低头笑笑:“现在想起来,那个应该也是你打发我的借口吧?”

    那时候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霍辰东对她永远也到不了十分。

    ……

    唐馨心血来潮,想给唐域做一顿饭,在厨房捣鼓了半天,锅碗瓢盆,噼里啪啦,光听声音就能想象里面的兵荒马乱。

    唐域站在门口往厨房看了一眼,系着围裙的小女人从厨房里跑出来,笑盈盈地看他:“唐总,你回来啦!”

    他站在玄关,深深地盯着面前的女人,眼底黑如深潭。

    唐馨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揪着围裙,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

    男人不答,似笑非笑地睨着她,抬手解开西装扣,走向她:“原来你需要这种方式来证明我对你的喜欢。”他丢掉西装外套,外套挂在餐椅上。

    修长的手指一抬,缓慢且灵巧地解开衬衫扣子。

    一颗。

    两颗。

    三颗。

    不、不是吧?才刚回来就要开始吗?

    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

    唐馨用力咽了下口水,心砰砰砰用力跳动,几乎破膛而出,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你、你别冲动。”

    他解到第三颗,把人堵在流理台角落,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手,俯身撑在她身体两侧,把人彻底困住,垂眼睨她,微微一笑:“差点忘记了,你是西装控,需要我穿着衣服来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