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作者:墨西柯 | 发布时间:2019-05-12 18:14 |字数:4840

    侯冉昔站在柴美涔的家门口, 反而不敢进去了。

    他拿出手机给周睿发消息:[图片]

    侯冉昔:这是你的家门。

    侯冉昔:[图片]

    侯冉昔:这是不敢进你们家门的爸爸。

    周睿:哟呵,自拍还挺帅的。

    周睿:上吧,人生自古谁无死?就是先死和后死。

    侯冉昔:你可好好学习吧, 我现在都因为你心惊胆战的。

    周睿:[图片]

    周睿:这是你不爱学习的儿子。

    侯冉昔看着手机里周睿举着鸡腿的自拍笑骂了一句,接着壮着胆子去敲门。

    柴美涔打开门看着他,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我就知道只有你会回来。”柴美涔说完就退回了房子里。

    侯冉昔深呼吸后, 才敢跟着进去, 小心翼翼地换了鞋子,就看到柴美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上播放的是导购节目,主持人把自己的产品夸上了天, 玄乎其玄。

    显然,柴美涔的注意力不在电视上,而是在发呆,不然也不会认认真真地看广告。

    侯冉昔刚要坐在柴美涔的身边,就听到柴美涔问他:“我干妈隔辈亲就算了, 怎么连你也帮他呢?!”

    一句话,吓得侯冉昔又重新站好了,罚站似的看着柴美涔:“就是……想让你先冷静一下, 我们先消消气,之后再想想办法。”

    柴美涔盘腿坐在沙发上, 愁眉苦脸的:“你说,我的教育理念真的有问题吗?”

    柴美涔又开始反思自己了。

    侯冉昔见柴美涔还算是理智, 于是坐在了柴美涔身边, 伸手拉着柴美涔的手, 十指紧扣,温柔地说:“你指哪方面?”

    这种时候就需要跟柴美涔好好聊天,让她想开了就好了。

    “我都不指望周睿考清华、北大,或者其他国际名校,他只要能考上大学就行。但是总分一百分这也太低了吧?”柴美涔说得特别认真。

    侯冉昔却没忍住笑:“周睿考清华、北大确实不切实际。”

    “我当年也是啊,我是踩着分数线上的高中,最后不也是考上了?”

    “先说说我们吧。”侯冉昔开始跟柴美涔分析,“首先,衣千歌从小就接受最好的教育,看世界的层次就跟我们不一样。他又是天生脑子比较好的,所以考上名校理所应当。

    而你呢,当时是有着强大的动力。

    我呢,则是家里穷怕了,知道只有努力学习才能有机会改变我的命运。而且我一直在追随你的脚步,也是跟着你。

    周睿呢?”

    “他可以为了自己的未来奋斗啊!”柴美涔回答。

    “我们俩其实做家长都是没有经验的,现在想一想,其实很早就用错了教育方法。

    我们总觉得周睿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心里心疼他,就在物质上努力地满足他。

    他不愁吃,不缺零花钱,出事了就找你,实在不行还有我呢。

    他的性子呢又是乐天派,开心最重要。

    所以他就会觉得,没必要多努力啊,反正该有的我都有了,大不了以后就在我的公司工作,或者继承你的房子,没必要让自己那么累,开心最重要。”

    “他就是日子□□逸了!”

    “对,我们就是那种高不成低不就,两个臭皮匠什么都不是的家庭教育,最终将周睿教成了这个样子。

    其实很多时候孩子什么样,都要在家长身上找原因。

    他的心不坏,体育也很优秀,你不能因为学习不好就否定了他整个人。

    或许……他真可以去说相声?”

    柴美涔白了侯冉昔一眼,侯冉昔赶紧改口了:“你教他的时候会情绪激动,他的同学教他,容易学一会就一起玩游戏了,我们给他请个家教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也别太着急。”

    “我能不着急吗?”柴美涔突然扑到侯冉昔的身上,扶着他的手臂说道,“我现在浑身都是劲儿,就是不知道该往哪使!国际班最近就要定学校了,他这个水平能定哪里啊?没多少时间了,他继续这么混下去,高中学历以后怎么办?”

    “嗯,我知道了,我帮你想想办法。”侯冉昔伸手抱住柴美涔安慰她。

    柴美涔靠在侯冉昔怀里,依旧唉声叹气的:“我以为我恋爱了,有一个人能站在我这边了,结果眼睁睁地看着我男朋友一个漂移,带着我儿子就跑了。”

    侯冉昔清咳了一声。

    如果柴美涔上来就揍他一顿还好说,但是趴在他怀里撒娇,他就真受不住了。

    “他可怜巴巴地叫我爸爸,我就心软了。”侯冉昔坦白道。

    “那我现在叫你老公,你把他给我抓回来吗?”柴美涔细声细语地问。

    “也、也行。”

    “老公!”柴美涔立即叫了一句。

    结果侯冉昔没有起身去抓人,反而反过来将她按倒在沙发上。

    她还没躺稳,就被侯冉昔吻住了嘴唇。

    柴美涔的脑袋里突然蹦出来一句话:别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调戏侯冉昔!

    接吻的姿势不太舒服,她推了推侯冉昔的肩膀,他还真的退开了。

    她松了一口气,打算调整一下姿势,抬眼就看到侯冉昔扯了扯自己的领带,眼睛则是一直盯着她看。

    又是那种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的眼神。

    她看着侯冉昔解开了领口的扣子,露出纤长的脖颈,漂亮的喉结搭配着分明的锁骨。

    侯冉昔看着文质彬彬的,但是真的秀身材一点也不怂。至少柴美涔看过,知道他衬衫里包裹着的身体有多棒。

    肌肉完美到无可挑剔,看上去就很好摸的样子。

    他俯下身来,用左手拢了拢她的短发,露出她的额头来,在上面印了一个吻。

    接着用性|感|男主播般的声音哄骗道:“乖,再叫一声。”

    “爸爸。”

    “……”

    “我以后就是周睿的姐姐,我们俩一起孝敬你。”柴美涔尊严都不要了。

    侯冉昔被逗笑了,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里轻笑出声。

    柴美涔继续说:“你以后就把我当亲女儿!”

    侯冉昔坐起身来,似乎要离开。

    柴美涔终于松了一口气,结果就被侯冉昔横着抱起来。

    “来,爸爸哄你睡觉。”侯冉昔抱着她往卧室走。

    “我、我还没吃饭呢!”

    “先睡够了再说。”

    进入卧室里柴美涔被放在床上,她来回扑腾半天,最后都被侯冉昔伸手捞回去,最后干脆乖乖躺下,被侯冉昔“哄”着。

    柴美涔穿的是睡裙,不是性|感蕾丝的,直是普通纯棉印着卡通图案的。

    然而被挂在柴美涔身上的时候,竟然平添了些许味道来。

    柴美涔恨不得钻进被子里,双手捂着脸。

    侯冉昔在她的身后抱着她,手还不老实。

    “我才十六岁!”柴美涔抗议。

    “我知道你究竟多大年龄。”他轻声回答。

    “可是身体还是十六岁。”

    “所以我不会做到最后。”

    也只是……不做到最后而已。

    其他能干的时候,一样都不能放过。

    最后侯冉昔在柴美涔额头亲了一下:“你先休息一会,我去给你准备晚饭。”

    等侯冉昔离开卧室了,柴美涔才从被子里爬出来,扶着墙壁走进浴室里,扯着睡裙看自己的身体。

    脖颈上有零星的草莓印,胸口简直重灾区,最过分是肩膀上还有牙印。

    侯冉昔属狗的吗?

    她气势汹汹地走进厨房,从侯冉昔身后抱住他,将手伸进衣服里:“我要报复回来。”

    “嗯,好。”侯冉昔也不反抗。

    过了一会,柴美涔就忍不住感叹,她男朋友身材真的超级好。

    啧啧啧,这手感。

    两个人一起吃晚饭,侯冉昔一抬眼就能看到柴美涔一脖子草莓印的模样,就总觉得自己有点渴。

    为什么好不容易恋爱了,她却成了十六岁的样子?

    恢复原来的身体,他们就能……了啊。

    “赶紧吃吧,不然晚上开车不安全。”柴美涔看他老偷瞄自己,心里有点不安。

    “我今天在这里住。”

    “那我一会收拾、收拾周睿的房间。”

    “他不喜欢别人住他那里。”

    柴美涔放下筷子,瞪了侯冉昔一眼:“你想折腾死我是不是?”

    “没,我就是好累啊,不想再开车了,我不能留宿吗?”侯冉昔再次表现出弱小、无助、需要被姐姐疼爱的样子。

    柴美涔白了他一眼,摇头:“不行。”

    “我们俩一星期只能见面这么两天。”侯冉昔叹气。

    “我们不是经常视频通话吗?”

    “但是还是真人比较好啊,我每天想得心里难受,刚恋爱就成了异地恋似的。”侯冉昔说完,开始跟柴美涔保证,“我保证只是睡觉,什么都不干行吗?”

    “我信你个鬼!”

    “我保证!”

    “……”柴美涔看了侯冉昔一会,最后还是妥协了。

    她特意找来了周睿还没穿过的睡衣给了侯冉昔。

    之所以没穿过是因为睡衣是她买的,周睿嫌弃幼稚,一直不肯穿。

    但是侯冉昔美滋滋地穿着条纹监狱服一样,衣摆却绣着小毛驴的睡衣,主动整理床铺,接着躺下了,居然秒睡了。

    柴美涔在他的旁边看了半晌,终于确定侯冉昔真的睡着了。

    她伸手碰了碰侯冉昔的刘海,又去刮他的睫毛,这样都没醒。

    一定很累吧。

    这么累也要抽时间来接她和周睿放学。

    她躺在了侯冉昔身边,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然后小声说:“晚安。”

    接着钻进了侯冉昔的怀里,舒舒服服的跟着睡着。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大家不要跳订啦~

    突然加更,给不给我营养液?大力求啦!

    *

    *

    推荐一本书

    《仙侠文魔头穿进豪门爽文里》作者:七吉

    简介:好好的豪门爽文,突然穿进了一个仙侠文的大魔头!

    霸总的炮灰未婚妻突然开始捉鬼?还成了玄学大师?

    霸总:“你绝食抗议也没用,我不会爱你的。”

    魔头:“我只是在辟谷…”

    霸总:“昨天晚上你这里吵得厉害,你出轨了是不是。”

    魔头:“家里确实出鬼了。”

    霸总:“我可怜可怜你,我们恋爱吧。”

    魔头:“抱歉我已经成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