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作者:沐清雨 | 发布时间:2019-05-12 18:34 |字数:4988

    渔火已归

    文/沐清雨

    在和赫饶的关系里, 邢唐始终是处于保护者的姿态,直到萧熠出现,他才功臣身退。而男人保护女人, 明明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到了俞火这,面对来势汹汹的记者, 她居然要自己来?

    邢唐认为他身为男人的尊严, 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可他又无比期待,她如何演绎新时代女性。那就先由她折腾吧,他随时准备接手, 为她善后。这对于邢唐而言,是全新的体验 。

    左欲非显然没邢唐心那么大,当他发现整个医院都在议论那个帖子时,他担心的是:“很快你家俞大夫就会被人肉出来,万一给医院带来不良影响, 院方因此迁怒她,会有点麻烦吧。”

    这份担忧不无道理。但邢唐相信左欲非能想到,俞火一定不会忽略。既然如此, 不如先静观其变,反正前期的所有准备已完成, 只要他点个头,公关部就可以动作了。她的麻烦, 木家村的麻烦, 一并解决。

    当晚, 俞火在某论坛发布了一篇标题为“是医疗行业病了,还是你病了”,副标题为“不服来辩”的帖子。帖子开篇,她直接表明自己的身份——“花宝马”车主,G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治未病中心,中医内科执业医师俞火。而她也不需要任何人带节奏,直指“回复净化医疗风气帖”。

    剑拔弩张的氛围立即被营造出来。

    在帖子中,俞火首先公布了,G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在坚决纠正医疗服务中的不正之风的专项治理工作自查报告。报告中称:为持续提高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疗服务质量,坚持标本兼治,惩防并举,要坚决治理药品回扣,滥检查,收受红包等行为,以患者评价作为标准 ,实行新的医务人员考评制度,加强医患沟通,避免生、冷、硬、顶、推、拖现象。并开通投诉举报渠道,公开处理、回复患者投诉。同时,对院内所有职业医师进行季度考核,确保在职医师的业务水平达标。而对于业务水平不达标的医师,给予再培训再考核上岗原则。

    这类看似很官方的文字其实是不容易被公众接受的,毕竟,这很像作秀的官样文章。但有此前那个帖子的铺垫,加之俞火率先表明了身份,且是针对性的回复帖,有效地消除了公众排斥的心理,他们立即化身吃瓜群众,不怕事大地围观起来。

    俞火的帖子中还附了她们院医务人员考评制度和职业医师考核制度细则标准,以及第一季度的考评和考核结果排名。从中可以直观的看出来,俞火位列考评考核前三。而对于排名最末的三名大夫,院方则根据规定给予了处罚。这是在医院公示栏公告过的。如此看来,G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确实是在推行新的医务人员考评和医师的定期考核制度。

    然而,这些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力度显然不够。毕竟,现下社会说一套,做一套的风气很严重。谁知道这又是不是作秀呢?俞火像猜到公众的心理一样,在帖子里说:“院方既然开通了投诉渠道,患者或家属在遇到问题时,应该充分利用起来。能否得到解决,不正是考察医院执行力的机会吗?若你遇事投诉了,没被解决,或被敷衍解决,毫无疑问是院方执行力问题。但如果你没投诉,或者自身根本就是无理投诉,就别把责任推给院方,且凭空否定该渠道的作用性。在论坛上做柠檬精对于净化医疗风气没有任何意义。”她还不客气地说:“没有经历就没有发言权。楼下那几位同志,你们带节奏的本事,和你们的职业业务水平相比,哪个更胜一筹?”

    最后俞火直接开火:“哪个行业,哪个企业,敢叫板说团队中没一个害群之马?那么,不分青红皂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含沙射影只顾过嘴瘾是我们该做的事?还是肃清害群之马,才是我们该长期坚持做的事?不食人间烟火楼主,G市时报张汉涛记者,你难道不该以社会最为忠实的记录者的身份,成为公众利益的代表吗?张汉涛记者,你作为信息传播者,不该以较为理性的认知,追求新闻本质,并客观阐述吗?张汉涛记者,你以行使媒体人权利的名义,考量我的人性,理直气壮地窥探患者隐私,是在置自身的职业道德于不顾吗?张汉涛记者,你利用公众正义感,到底是真心关注净化医疗风气问题,还是借此把风向转向我,你我心知肚明。我确实年轻,但你因此对我业务水平的质疑,更是对职业医师资格评定系统的质疑!难道你认为,我的医师资格证是花钱买来的吗?你确实有权利曝光我的医学道德情操,但请你以真凭实据去报道,别在此利用公众。否则,这盆脏水泼得不是你自己,就是那些跟帖歪楼,一步步把火引到‘于大夫’身上的水军。一旦‘于大夫’追起责来,你说,结果会怎么样?”

    “张汉涛记者,你认为记者行业有害群之马吗?评定的标准是什么?又该如何处理?你可以不回答,但你不尊重人权和医生的行为,我会向你所在的报社,你的直属领导投诉。而因我拒绝透露患者隐私的行为下令你恼火,近而做出的过激行为,例如涂花我的车,你必须要承担责任,且要登报、发声明向我道歉。不过,我事先声明,我不一定会接受。因为我有这个权利,任何人不用妄图道德绑架我!或许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自作聪明冤枉了你,涂花我车和发布帖子并非你所为。若那样,欢迎你向我院投诉,既可以以此检验监督我院在处理投诉方面的执行力如何,还能还自己清白。我请所有此帖的跟帖者作证,若你是无辜的,我负责你的精神赔偿,并登报、发声明向你道歉。你也可以不接受!我绝不强迫?如何,要不要站出来,光明正大地和我辩一辩,还公众一个真相?!”

    她坦荡地自曝身份,对不食人间烟火,G市时报记者张汉涛尖锐犀利的几连问,瞬间把那些被带歪的公众领回了正轨。他们理智思考过后,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地一致认定她是被诋毁,被刻意抹黑的。

    大家纷纷跟帖,喊话张汉涛,让他站出来,和这位俞大夫辩一辩,以实证为自己正名。当然,也有人跟帖质疑俞火,问她凭什么认定是张汉涛涂花了她的车……针对这些质疑,俞火回复:“关于证据,后续会由警方提供,张汉涛大记者能否替自己辩白,我们拭目以待。”随后她又追着回复一条:“难道你们的关注点不该是,我如何认定不食人间烟火是张大记者吗?是回避,还是心虚?”

    相比不食人间烟火的“关于净化医疗风气”帖子的隐晦含蓄酸的风格和语气,俞火的不服来辩帖明显更坦荡正气。但凡是智商没负的人,都会对此事有所判断。

    一夜之间,风势逆转。除了水军还在拙劣抵抗,公众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俞火。且开始热烈讨论G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考评考核制度的合理性,甚至是治未病都成了热议。而其他没参与进该事件的媒体记者,对俞火,对她所在的中西医结合医院充满了好奇。

    当院方收到无数要针对考评考核制度采访院长,采访花宝马车主,俞火大夫的电话时,陈院长才终于放心。他对华主任说:“我担心了一晚,就怕公布出去的考评考核制度被公众误解为面子工程。起不到正面作用不说,还会带来负面影响 。”

    其实,俞火发帖前,是与华主任请示商量过的。华主任当时看过张汉涛那帖子后,也认为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会让那些害群之马摧毁了整个公众对医院,对医务人员的信任。这对现如今本就紧张的医患关系,和未来的医学发展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试想,当患者病了,就医时对接诊大夫不信任,时刻担心大夫让他做的检查是不是只是为了创收的滥收费?是不是只有给了红包大夫才会好好地看病?会是一个什么状态。

    不可否认,医疗服务中的不正之风确实存在,不食人间烟火提及的收红包,滥检查等行为也确实有,但因此否定了整个医学行业,和所有大夫的医德医风,是不是就太局部和片面了?保护医术高明,医德高尚的大夫,是医院,是行业该做的,也必须做的事情。否则,会伤了这些大夫的心。到那个时候,谁还愿意从事医疗,谁还愿意做医生?

    所以,华主任去找了陈院长,经陈院长同意俞火才公布了自查报告。所以接下来,陈院长借被采访之机,呼吁社会各界行使监督之责,协助院方纠正不正之风,既为新考评考核制度的推行坚定了信心,更给了患者一剂强心剂,为医院做了一波免费营销。

    随后,军总医院为首的G市几家大医院,也开始陆续发帖,表示会切实加强医德医风建设,坚决纠正医疗服务中的不正之风,并对医德高尚,医术精湛的医务人员予以表彰,增强广大医务人员抵制不正之风的能力。

    中医学院方面也发帖,表示医学培养计划中,医德风尚是重要的一课。在为国家和社会培养和输送医学人才时,他们会竭尽全力把好第一关。医学院的学生,俞火的师弟师妹们纷纷跟帖回复,加入抵制医疗服务中的不正之风的队伍,承诺不做‘病医’。让公众看到了医疗行业的未来和希望。

    在不食人间烟火及其水军做最后挣扎时,“花宝马”案子破了。当警方经调查获得G市时报记者,张汉涛指使人涂花俞火宝马车的证据,他终于无话可说。而那些帮他带节奏的记者也都被挖出来了,正是那天一起围堵俞火的那批人。

    到此为止,该事件对俞火的影响已完全消除。不仅如此,G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形象也更高大了起来。而院方开设的投诉渠道,相信有公众及媒体的双重监督,也会发挥实质性的作用,在提高医疗服务的同时,一定程度上改善紧张的中国式医患关系。尽管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只要有人在为医疗行业的正向发展而努力,这个行业就不会病。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算圆满了,结果网上又忽然曝出一则俞火去养老院做志愿者的消息和照片。而这则消息很快被那家养老院官方证实。养老院院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俞大夫每个月固定两次来我们院,为老人们检查身体,做推拿按摩,已经持续五年了。还有我们院的养生食谱,也是她根据中医时令养生原则制定的……”

    即便是不了解俞火的人,也能通过这篇采访判断出俞火的品行和医德。至此,俞火成了中医代言人。对于徐骄阳这一波助攻,俞火真是无法感激。她说:“我的骄阳小姐姐,我不想立什么爱心人设好吗?”

    徐骄阳却说:“张汉涛就是记者中的渣,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你实名向他宣战,我不插一脚,心里过意不去。你不能因此生气啊,我为了保护你,发出去的照片可没一张正脸的。”

    俞火无奈:“我谢谢你了。”

    至此,一直蓄势待发的邢唐才知道,俞火居然也在做公益,还是自己在做的养老事业。这样的默契,这样志趣相投,让他更放不下了。

    他在这天傍晚把俞火约到楼下,说:“我想蹭你个热度。”见她面露疑惑,他继续:“康养小镇要推行的是医养结合的养老模式。现下,通过你与张汉涛这一投,再加上徐骄阳自作主张的报道,医疗服务和养老话题成了最近的热议。我准备再点一把火,把木家村拆迁的难题解决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话唠小剧场】

    邢唐:“解决完木家村的事,可以治腰了吗?”

    作者:“你不是都自愈了吗?而且我记得某人觉得伤了腰很没面子,不准备让火火知道啊。”

    邢唐:“……行,我忍着。看你怎么圆楔子的情节。”

    作者……呃,忘了早就挖好坑了。好吧,就遂了你的心。

    ------

    本章依然随机100个红包。

    明天争取上午更。

    PS:关于医疗行业的不正之风,我相信很多小主都会有共鸣,尤其是红包一说。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认定所有的医务人员都是这样的。这世上,好医生和好人一样,都是绝大多数。最后,祝母亲节快乐。在护士节这天写到这章,也是缘份。在此祝所有护士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