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说坑就坑,没有亲情

作者:人生若初 | 发布时间:2019-05-13 07:33 |字数:5251

    赵九福深深吸了口气,露出一个笑容来:“我不生气, 你继续说?”

    万亨却已经感受到他的低气压了, 有些怯怯的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情, 只是阴阳五行之力平衡之后,你会面如冠玉、身如青竹、目如朗星、鼻若悬胆、唇若涂脂。”

    赵九福越听越不对劲,连忙说道:“说人话。”

    “就是说你体内的灵力和五行阴阳之力会形成一个平衡, 阴阳平衡之人看起来会比较中性。”说完之后万亨再一次迅速的沉默。

    赵九福心中一惊,几乎是颤抖着手指问道:“你, 你什么意思,我修炼了《阴阳五行拳》之后难道会变成人妖吗?”

    万亨再一次冒出来解释道:“这个倒是不会,人妖是五行阴阳失衡,你是平衡,最多就是不容易长得粗壮,不容易长得黑, 不容易长胡子, 不容易太粗狂而已。”

    “而已!”赵九福深深吸了口气, 冷笑着问道,“你说实话,《阴阳五行拳》不会让我连周公之礼都没办法吧。”

    真要是这样的话他只能忍痛放弃了,毕竟他现在虽然没有成亲的打算, 但作为一个男人, 怎么样都不能忍受自己成为一个太监啊。

    万亨意识到他想太多, 连忙说道:“当然不是, 只是外貌会有影响, 会趋于完美,身体该有的能力都会增强,你放心吧。”

    赵九福这才松了口气,开始理解万亨的意思了,感情就是修炼《阴阳五行拳》之后他会变得白嫩一些,不过这个倒是在他接受范围之内,毕竟有灵泉在他想要粗黑也不太可能。

    “还有其他瑕疵吗,有的话你赶紧一块儿说完。”赵九福算是服了。

    万亨委委屈屈的说道:“这次真的没有了,我见你一心想要变得神勇威武,威武霸气,才觉得这对你来说是瑕疵,对于想要变得帅气的人而言并没有影响。”

    赵九福倒是松了口气,实在是一开始他想的太糟糕,以至于现在反倒是觉得这个瑕疵算不得什么,虽说他一直想要成为英气勃勃威武霸气的男人,但玉树临风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这时候的赵九福显然忽略了万亨用过的两个词,反倒是说道:“没有就好,行吧,我明天就回开始修炼,到时候还得烦请你盯着点。”

    “没问题。”万亨兴致高昂的说道,显然对此十分热衷。

    此时的赵九福不会知道,未来的某一日他就会后悔这时候舍不得那100,000积分修炼了《阴阳五行拳》,拳法是好拳法,练起来也并不那么软绵绵,但越是修炼他的身体越是日趋完美,但那个面如冠玉确实是白玉无瑕了,以此还给他带来不少麻烦。

    而此时此刻,赵九福有灵泉在手,还有筑基丹备用,自然不会浪费了万亨特意挑选出来的《阴阳五行拳》,不得不说开始修炼之后,他便感觉这些年下来积攒在身体之内的灵力有了动静,要说原本它们只是无知无觉的滋养他的身体,那么现在就是找到了组织。

    为了有足够的时间修炼《阴阳五行拳》,赵九福每日都早起一个时辰在院子里头打拳,他发现在日月交汇的清晨打拳效果最好,于是一日日的坚持了下来。

    明明每天睡得少了,但赵九福却觉得自己的身体更好了,原本他就是官员里头身体好的那一批,现在看着还是清瘦,但实际上力气能干翻一头牛。

    这一点皇帝的体会说不定才是最强烈的,一开始他只觉得赵九福力气大,如今不论技巧的话恐怕一个照面赵九福就能把他掀翻了。

    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切还是赵九福略有收敛的结果,若是使出全力的话,别说是皇帝了,就是朝中有名的干将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阴阳五行拳》是拳法,旁人不知道诀窍的话看起来就是最普通的拳法,只能强身健体的花拳绣腿,但只有赵九福才知道,每日打拳的时候身体内涌动的灵力带来的绝佳效果。

    当然,这种效果是日积月累才能出现的,一时半会儿也就是让他的力气大一些罢了,其余暂时还看不出来,尤其是日日在赵九福身边的青竹,压根没感觉到自家少爷变了。

    这边《阴阳五行拳》没修炼到家,赵九福还是把筑基丹老老实实的放到了一边,比起这个,皇帝越来越多的传召才让他更加小心翼翼。

    既然这世界没有修仙,那么皇帝就是最大的主儿,赵家一家老小都生活在皇帝的统治之下,赵九福在朝为官自然希望能够更进一步,但更加担心为官不慎给家中引来横祸。

    除了医道一事,赵九福并未露出什么特殊来,只是从小处看不难发现他谨慎小心,但凡是教到他手中的事情确实是做的很好,但除此之外绝少主动引事上身。

    只是在旁人的眼中,能被皇帝专门传召这一点就值得注意了,赵九福想要低调也低调不起来,偶尔就得面临同僚们的酸话。

    幸亏翰林院大学士之位悬而未决,朱大学士已经第三次提出告老还乡,想必这一次皇帝就会应允,不过他一走大学士的位置就得空出来。

    在这个当头,自然不会有人想着对付赵九福,毕竟他虽然出色,在皇帝面前也露脸,但在翰林院的人都知道赵九福才刚入官场,皇帝就算是再喜欢也不可能让他来做大学士。

    就因为这个,萧甯还好一些,冷淮川就差没把示好两字写在脸上,赵九福也只能假装不明白一视同仁,说实话,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影响皇帝的决定。

    相处的次数多了,赵九福便知道皇帝的性格如何,他看似平和,平日里也并不常常发怒,却是个乾坤独断之人,但凡是下定了决心的绝不是旁人可以影响的。

    因为休沐的时间不同,各自也有各自的事情,一直到秋高气爽的时节,赵九福才第一次与孙耀祖碰上了面,还是在孙光宗邀请的品蟹宴上。

    赵九福前一次见孙耀祖已经是一年之前,不过那时候只是匆匆见了一面,如今仔细一看却发现孙耀祖眉头多了一个川字,年岁虽然不大,看着却比当年多了几分沧桑。

    要说孙耀祖科举之路还算一帆风顺的话,那么当官之后就难上加难,一开始是在翰林院蹉跎了六年,之后便又进了顺天府,顺天府可不是那么好待的地方,光是处理各路关系就足以让人头痛欲裂了。

    此事的孙耀祖脸上已经看不出当年那种孤傲来,待人做事变得妥当,却少了几分当年对待弟弟好友的随意和亲昵,反倒是客气的有些生疏。

    赵九福并不觉得奇怪,这种态度反倒是让他十分自在,若是孙耀祖一如当年那般他才会觉得意外,只是看见种种变化总有几分感慨。

    难得哥哥和好友都在,孙光宗倒是有几分兴奋,端着酒杯连喝了三杯,弄得孙耀祖都摇头:“行啦,你请了阿福过来品蟹,到时候自己反倒是喝醉了可怎么招待人?”

    孙光宗却笑嘻嘻的说道:“哥,难得中秋佳节难道也不许我们松快松快。”

    看得出来孙光宗兄弟俩的感情十分不错,说话做事都带着当年的随意,一听弟弟这般,孙耀祖也笑了:“松快是可以松快,但喝酒还是得悠着点,你忘了上次喝醉了……”

    “哥,不带揭老底的啊。”孙光宗听了不干了。

    赵九福就在旁边笑道:“得了吧,不就是喝醉酒撒酒疯吗,你有什么老底我不知道的。”

    一番说笑,三人的关系反倒是亲近了一些,孙家准备的螃蟹十分肥美,就是赵九福也吃的喜欢,他喜欢孙家兄弟就更加高兴。

    孙光宗还是没撑住喝多了,他一喝多其实也不闹腾,就是一个劲的在那边弹琴唱歌,天知道他唱的多难听就是了。

    孙耀祖无法,只得让人把他扶了下去,随后摇头说道:“这个光宗,这么大年纪了还像是个孩子似的,也不知道何时能够长大。”

    说起来孙光宗比赵九福还大几岁,但因为科考失利的缘故一直没有娶亲,当年孙耀祖娶亲也晚,孙家大约是对亲事有些打算的。

    赵九福并未多想,反倒是笑着说道:“等他娶妻生子自然而然就长大了,长不大是因为家里头有人疼,光宗有一个好哥哥。”

    孙耀祖笑了一身,忽然问道:“不说他,阿福你也到了年纪,心中可有中意之人?”

    赵九福没料到孙耀祖忽然提起这个,微微有些惊讶的说道:“姑娘小姐们都养在深闺,哪里会有什么意中人,再者如今公务繁忙,也不急着这个。”

    孙耀祖不知道听明白这话没有,紧跟着说了一句:“正因为繁忙才需要人照顾,我妻子家中倒是有一待嫁表妹,若是……”

    赵九福微微皱眉,他依稀记得孙耀祖的妻子出身也不寻常,当下就说道:“多谢孙大哥的好意,只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还是不要耽搁了人家小姐。”

    孙耀祖见他拒绝的明白,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暗道自家妻子的打算果然不能成真,口中却不再提此事,转而说道:“也是,来来来继续吃蟹,这蟹膏着实不错。”

    赵九福见状也只当此事没有发生过,心中却也叹了口气,明白自己的婚事怕是要提上日程了,不然的话总会有人做媒,谁知道会不会有一日来一个无法推脱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