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9.5【3合1】

作者:说与山鬼听 | 发布时间:2019-05-13 09:43 |字数:18292

    莫焦焦再一次同独孤九表明了心迹之后,两人便又情不自禁黏到了一块。

    少年本是带着别鹤剑来看望吞楚剑的, 结果独孤九二话不说取下了莫焦焦腰间的小剑, 扔给了看戏的沈思远,径直抱着少年离开。

    沈思远同情地将别鹤剑挂到腰间, 叹道:“可怜的焦焦宝贝,这次双.修没半个月怕是出不来, 隐神谷那帮老头又要气得跳脚了。”

    别鹤剑有气无力道:“小祖宗迟早会习惯的, 你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崇容剑尊撂挑子去双.修了,没人指挥重建隐神谷,回头那帮老头气狠了把房子拆了, 我看你要怎么办?”

    “……有道理。”沈思远瞥了一眼不远处依旧争论不休的白胡子青年们, 顿觉人生黯淡无光,索性转身坐到一边树下的躺椅里,咬了一口西瓜道:

    “本门主也从没想过,我堂堂神意门门主, 会沦落到当木匠头头, 虽然我也是妖怪没错,但是我都多久没回隐神谷了, 早就被开除谷籍, 外面可没人知道我原本是隐神谷的妖怪。”

    “总觉得这隐神谷彻底建完, 需要一年时间。有这些整天拆房子败家子,再来三个月哪里够?”别鹤剑忧心忡忡, 道:“焦焦出宗门历练是有期限的, 我们已经出来一年了, 再拖下去,他的宗门任务恐怕来不及完成。”

    “说到这个也是啊。”沈思远摸了摸下巴,“感觉三年没见到云山了,本门主真是命途多舛。”

    “……你能不能克制一点,你们才分开了三个月!”别鹤剑怒道,“快点带我去看吞楚,可怜见的不知道吞楚受了多少苦,这都砍柴砍了有十年了吧,回头可要好好开导一下。”

    沈思远抽了抽嘴角,摇了摇头,捧着瓜往院门口走,凉凉道:“瞧瞧这紧张成什么样了?呵,半斤八两。”

    青年穿着与独孤九同款的短打慢悠悠出了门,只剩下一帮隐神谷妖族还在为莫焦焦的终身大事吵闹不休。

    ***

    莫焦焦与独孤九再次出关,已经是一个月后。

    少年修为明显更上一层楼,只是较之以往懂事乖巧的模样,似乎更黏独孤九了。

    每日两人同进同出,同寝同食,眼中压根没有其他人的存在,直把隐神谷一众大妖双眼看瞎,时常为此痛斥独孤九。

    这一日,独孤九照旧前往秋实园替莫焦焦做秋千,少年先是跟着帮了把手,随后便被男人哄去落日湖玩耍。

    少年骑着鸭子慢腾腾地往落日湖畔走,边走边胡乱地哼唱着儿时学过的歌谣,手里还攥了一把芙蓉花,惬意而自在。

    其实莫焦焦小时候也经常如此独自出来玩耍,隐神谷环境优美,到处都是游玩的好去处,兼之遍地奇珍异兽,宝藏密布。

    小孩出来晃上一圈,总能发现不一样的惊喜。

    谷中时日总是安宁且悠闲的,如世外桃源,岁月静好。

    只是这一次,莫焦焦并非出来闲逛,而是为了去找隐神谷谷主。

    自沈思远发觉了能够看到隐神谷谷主的方法,莫焦焦便每日都会带着百晓镜来落日湖,每每一待就是半天,时常等到独孤九亲自过来找,少年才会依依不舍地被独孤九抱回去用膳。

    “云在飘呀~树在摇~还有鸟儿在欢叫~焦焦宝贝呀~今日来同游~”

    幽静的密林里,少年细细软软的歌声乘着风,缓缓传到了森林尽头的湖泊中。

    原本平静无波的湖面忽而荡起了一圈又一圈涟漪,逐渐往外扩散开去。

    下一瞬,一头体型庞大如海岛的蓝鲸缓缓浮上了水面,睁着深蓝色的圆眼睛定定地遥望着林中小道,饱含期待与欣慰。

    莫焦焦终于骑着鸭子到了落日湖畔,不慌不忙地取出了百晓镜,催动镜面后便任由百晓镜飞到了半空,映照出湖中已然变成了小鲸鱼的隐神谷谷主。

    在那头小小的蓝鲸出现之时,少年便仰头弯着眸子笑了起来,脸上两个小梨涡更明显了。

    他对着镜面举起双手用力挥了挥才放下来,软软道:“焦焦来看谷主了。谷主今天感觉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蓝鲸缓缓晃了晃脑袋,仰头叫了一声。

    莫焦焦便安心地松了口气,盘腿在湖边草地上坐下来,软巴巴地邀功道:

    “焦焦今天给谷主做了一只船……那个主要是九九做的,但是是焦焦画的图,然后那个船可以变大也可以变小,还可以随谷主喜欢,变成各种各样的模样,像九九就把船变成了一把剑,焦焦又把它变成了一根香蕉,总之很好玩。”

    “等船涂好颜色,九九就带着船来给谷主,以后谷主就可以玩了。”

    “焦焦刚刚看到谷主的时候,是三个月之前,那时候谷主经常不能碰到水,但是现在已经可以摸到水了,焦焦相信,谷主很快就可以让焦焦摸到了!”

    蓝鲸轻轻地点了点布满伤疤的小脑袋,又在湖中转了一圈,尾巴富有节奏感地拍了拍湖水,溅起几道水花。

    紧接着,那几道水花竟是在半空中腾转挪移,变成了一个“好”字,又扭了扭,变成了一颗尖尖朝天椒的模样。

    莫焦焦顿时乐得笑了起来,傻乎乎地辩解道:“谷主画错了,焦焦是樱桃椒,不是尖尖的。”

    蓝鲸圆圆的眼睛温和地看着少年无忧无虑的笑容,又仰头叫了两声。

    莫焦焦说完便从储物囊中掏出了一大把五颜六色的佛藤草,开始低着头认真地编织了起来,语气中饱含期待,细声细气道:

    “万佛宗的圣童说,这是佛藤草,有祈福的作用,只要焦焦用这些草,编织六万六千六十六只鲸鱼出来,就能形成一个祈福的法阵,谷主就能得到这些福泽,以后就不会觉得很痛了。”

    “谷主复生的副作用太大了,身上又有很多旧伤,九九、鸿雁仙子和小羊都说没有办法摸到你,所以治不好谷主的伤,谷主就会一直很痛,等焦焦编完这些,谷主就好了。”

    蓝鲸闻言静静地望了少年许久,再次用水流凝成了一个字:“几?”

    莫焦焦抬头一看,呆了呆,想了想才问:“谷主是问,焦焦现在编了多少吗?”

    蓝鲸点了点脑袋。

    “现在已经一百零三只了,焦焦有空就在编,本来小羊说他擅长这个,要帮忙的,但是万佛宗说,如果换了人,就没用了。拼死救过焦焦的人,焦焦编的佛藤草才有用。”莫焦焦认真道:“焦焦一天可以编十只,那只要六千多个昼夜,就够了。”

    “九九说,以前有个修真者的娘亲就是生病了,然后有人用了万佛宗的秘法,他的娘亲就好了。谷主也一定会好的。九九说,就算谷主提前从落日湖里面出来,焦焦也可以继续编下去,因为谷主出来还是会痛的。”

    蓝鲸缓缓摇了摇头,朝湖岸边游近了一些,沉沉叫了一声。

    莫焦焦懵懂地看着靠近的鲸鱼,手中动作娴熟,并未停下,软巴巴道:

    “谷主今天有觉得饿吗?小羊说,焦焦对谷主恢复有很大用处的,谷主慢慢就会变成正常的鲸鱼了。”

    蓝鲸闻言沉进湖中吸饱了水和鱼虾,又浮了上来,恢复原型,突然开始喷起高高的水柱。

    漫天水滴洒到莫焦焦身上,逗得少年连忙收起藤草,转身就往远处爬,边爬边回头道:“谷主又偷袭焦焦!”

    等到少年爬到安全的地方重新坐好,已然彻底笑红了脸,索性懒洋洋地躺到草地上,转头看着百晓镜中的鲸鱼,小声道:

    “等谷主变回来,焦焦就要变成樱桃椒,让谷主载着游湖。”

    少年说着又想起了自己当年的木碗,忙从储物镯子里取出了一只精美的盛着深海西沙的花盆,又拿出了一只相当大的木碗,骄傲道:

    “焦焦现在有碗,还有花盆,都是九九送的。”

    蓝鲸闻言再次变小,甩了甩尾巴,拍了一下水面,又扭头朝湖里示意了一遍。

    “让焦焦去游湖吗?”莫焦焦和隐神谷谷主一块生活了许久,老人一举一动蕴含着的深意,他几乎都能立刻猜出来,便收起了花盆,抱着木碗跑到了湖边,运起妖力,整个人摇身一变成了一株半青半红的樱桃椒。

    独孤九显然事先考虑到了长大后的樱桃椒的体型大小,那只木碗做得相当大,正好能让原形的莫焦焦爬进去躺着。

    樱桃椒吭哧吭哧地拖着木碗扔进了湖里,又在岸上蹦了蹦,摇摇晃晃地跳进了木碗,安稳地躺了下来,任由落日湖碧波荡漾,驱使着木碗晃晃悠悠地在湖面上飘浮。

    “焦焦现在本体长得比以前大了,九九说是因为焦焦修为增长了。可是焦焦还是喜欢小小的样子,等焦焦修炼到很厉害很厉害,就能变成小时候的样子了……”

    樱桃椒甜兮兮地说了几句,在碗里翻了个身,随着水波荡漾而开始昏昏欲睡,呢喃道:

    “只要谷主以后从湖里面出来……焦焦也能变成小小的樱桃椒……九九在……长老也都在……隐神谷也建好了,那以前的……难过的事情……就没有关系了……”

    软软的声音逐渐变低,最终彻底陷入了沉眠。

    而湖水中看不见形体的蓝鲸,绕着那只古朴的木碗,转了几圈,缓缓停了下来,圆圆的脑袋探出湖面,低下头,静静地凝望着安睡的樱桃椒。

    半晌,蓝鲸再次缓缓靠近,将遍布伤疤的脑袋贴到樱桃椒垂落在湖面的柔软枝条上,轻轻蹭了蹭,双目随之阖紧。

    ***

    在隐神谷妖族加入重建工作之后,其他种族也相继到达了大陆东部,先后进入隐神谷,同莫焦焦一道进行谷中四处的修缮工作。

    隐神谷一时间热闹非凡,每夜四处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竟比多年前最为繁荣昌盛时更加喧闹。

    如此持续了半年,谷中各处终于彻底修缮完毕,在连续几周的狂欢之后,来自大陆各地的不同种族又相继离开了隐神谷,赶往自己的家乡。

    而此时此刻,正是大陆正反面正式合并后的第一个月,云渺大陆各地车马来往频繁,皆为赶赴家乡与亲人团聚的生灵。

    魔族与妖族再次进驻大陆正面,不再蜗居于大陆反面,而修真者与鬼族同样有部分迁往了大陆反面,双方互相迁徙,却未曾再起什么矛盾。

    而莫焦焦因着宗门任务尚未完成的缘故,亦随着独孤九告别了隐神谷,踏上回归天衍剑宗的道路。

    少年先一路往西海而去,取了极为珍稀的望日莲,收入锦盒。随后又赶往乌森旧都,开始学习各种技艺。

    好在松鼠长老早已提前教会了莫焦焦烹饪之道,独孤九亦手把手教会了少年雕木的工艺,加之槐树长老帮莫焦焦恶补了与园艺相关的各项技能,莫焦焦才终于集齐了三项生活技艺,可以启程返回天衍剑宗。

    独孤九一行人到达天衍剑宗时,狐狸长老森湖已然提前与云糕鸿雁仙子团聚,正于啸日峰中话家常。

    莫焦焦上交完宗门任务后,又一一见过鸿御老祖、鸿冥老祖、鸿雁仙子、鸿善老祖与流光。

    少年身上的巨大变化着实令几位老祖惊叹惊喜,只他们将莫焦焦当小孩子看待惯了,一时转换不过来,又是纷纷送了一堆新奇的小玩意,哄得少年眉开眼笑。

    与此同时,独孤九亦从外出游历归来的连云山口中得知了紫霄宗一夜灭门的消息。

    如此震惊修真界的事情,到了天衍剑宗大能们这儿却是纷纷欣慰地点头,甚至恨不能为此庆贺三日。

    然而只有一直跟着独孤九的莫焦焦知道,紫霄宗一门所有在自己死前逼迫过自己的修士,都是被独孤九亲手斩杀的,而剩下的那些人,不过是树倒猢狲散,各奔东西罢了。

    天衍剑宗的晚宴自戍时便开始了。

    莫焦焦席间吃了不少东西,肚子撑得圆滚滚的,又嚷嚷着要吃水果。

    独孤九放下茶杯,探手摸了摸少年的肚子,将人揽过来低声道:

    “吃多了夜里睡着不消食,不可再胡吃海喝。”

    “嗯嗯。”少年乖巧地点着脑袋,依偎在男人身侧,小声道:“焦焦觉得刚刚吃的肉有点腻,吃太多了,想吃点水果。”

    “在这等着。”独孤九安抚地说了一句,起身去给莫焦焦取瓜果。

    眼见着男人背对着自己走远,莫焦焦眨巴了一下水润的桃花眼,忽而调皮地笑了起来,跳下椅子就往沈思远那一桌跑。

    青年正喝着酒同连云山说笑,眉眼间皆是温柔深情,端的是一往情深,只是话语中的内容……颇有些不要脸。

    骤然被莫焦焦清澈的桃花眼盯着,又被拉了拉袖子,沈思远不由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连忙停下了有些少儿不宜的话题,温和地问道:

    “焦焦怎么跑这了?你吃饱了?”

    “还没有。”莫焦焦摇了摇头,又探头瞅了一眼沈思远的酒壶,眼巴巴道:“焦焦想要一杯酒。”

    “酒?这可不行。”沈思远失笑,摇头道:“你没喝过酒,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喝,要是待会儿喝醉了,崇容知道了可要罚你。”

    “可是小羊的酒香香的,焦焦今天闻到了,有果香味。”莫焦焦一提到这个双眸便亮晶晶的,极为期待地看着青年的酒壶。

    沈思远愕然道:“这你都能闻到?焦焦鼻子真灵。不过啊,我这是自己酿的果酒,不一定合你口味,你先尝一口试试?这酒倒是没别的那么容易醉。”

    “好。”莫焦焦忙不迭地点头,看着青年取了一只新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递了过来。

    连云山同样看着莫焦焦,见少年先是端着酒杯试探地嗅了嗅,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由温声地笑了起来,道:

    “焦焦长大了还是和小时候那般可爱,除了看着是少年,性子是一点没变。难怪师叔祖那么紧盯着,我都担心他被人拐跑了。”

    “云山小时候也和如今一般可爱,不过现在应该用秀色可餐来形容了。”沈思远笑眯眯地开玩笑,被连云山一拳砸在腹部,疼得抽了口气,哀怨道:“太凶了。”

    两人调笑之时,莫焦焦已然仰着脑袋咕咚咕咚把整杯酒喝进了肚子里,抿了抿湿润的红唇,道:“好喝,焦焦还要一杯。”

    “行。”连云山又给少年倒了一杯酒,随后将酒壶塞到莫焦焦手中,道:“焦焦还没吃饱吧?先回去用膳,这酒虽然滋味清甜,但是喝多了也是会醉的,记得让崇容斟酌一下你的酒量,免得真醉了。”

    “好。”莫焦焦软乎乎地应了一句,抱着酒壶酒杯便回去了。

    沈思远看着少年安稳回了座位,方转过身道:“这孩子看久了,就有种习惯,看着焦焦总是放心不下,明明都长这么大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连云山微笑道:“你和隐神谷谷主也差不了多少岁,有这种慈爱的心情……也在所难免。”

    “云山,你这是嫌弃本门主老了?”沈思远一脸受伤的神情。

    连云山忍不住扶额,夹了一口莲藕便塞到青年嘴巴里,世界重归清净。

    另一边,莫焦焦坐回椅子上,便开始一杯一杯地倒酒喝。

    独孤九回来的时候,少年正好喝到第五杯,脑袋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

    “椒椒?”男人抬手握住少年的手,将酒杯取下,垂眸嗅了嗅,微微敛起眉,问道:“这酒从何处得来?”

    “焦焦……嗝……跟小羊要的。小羊自己酿酒,好好喝。”莫焦焦傻乎乎地笑了起来,桃花眼水光潋滟,双颊酡红。

    独孤九抚了抚少年微烫的脸颊,将人揽到怀里,低声问:“醉了?还吃水果吗?”

    “不吃了。”莫焦焦迷糊地摇头,眷恋地蹭了蹭男人的脖子,软腻道:“焦焦要睡觉了,九九抱抱。”

    “嗯,这便回去。”独孤九将少年扶了起来,同鸿御老祖打了声招呼,便要带着少年回去。

    谁知莫焦焦一喝醉,就腿软地走不动路了。

    少年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被独孤九牵着往外走,却只支撑到了走出大门,便往边上软倒,靠在男人胸膛上迷迷糊糊地说着话。

    “九九……喝了好多酒……焦焦……带九九……去天呀海喝睡觉了……”

    独孤九揽着少年的腰将人扶稳,将胡乱挥着的小手握到掌心里,轻轻揉了揉,垂眸看着莫焦焦酡红的脸蛋,低声道:

    “本座何时喝醉了?”

    “刚刚呀……”莫焦焦憨憨地仰起头,醉意朦胧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男人俊美的面容,疑惑地开口道:“九九不是……喝醉了吗?说要睡觉,焦焦说,带九九回去了。”

    独孤九耐心地听着少年磕磕绊绊的呢喃声,在听完一整句颠倒黑白的话后,肃穆的面容柔和了下来,哄道:“那椒椒如今知道怎么回去吗?”

    “知道。”莫焦焦被问,反倒笃定地点了点脑袋,艰难地转过身背对着独孤九,偏又站不稳,只好靠在男人怀里,催促道:“九九趴到焦焦背上,焦焦背九九回去。”

    独孤九微敛的眉头逐渐舒展,幽深黑眸中划过一抹极不明显的笑意,想了想,将少年转了过来,俯身揽过柔软温热的身躯,打横抱起,道:“椒椒抱本座回去,不是更加方便?”

    “对哎。”莫焦焦抬手搂住男人的脖颈,后知后觉道:“抱抱更好。”

    少年俨然不知晓自己此时此刻说的和做的完全是反过来的,只被男人引导着迷迷糊糊地说话。

    独孤九虽不知莫焦焦喝醉后为何会如此,但当务之急是哄少年回去,其余便不甚重要了。

    男人怀抱着少年一路御剑回了天涯海阁,却并未抱莫焦焦去冉月湖修炼,而是回了落日阁。

    纸童知晓今日是崇容剑尊回来的日子,一早便准备好了一切,连莫焦焦的新衣裳都不例外。

    独孤九抱着人进了沐浴用的隔间。

    此处早已改造新建了一个浴池,方便长大后的莫焦焦使用。

    身上层层火红色长袍被褪去,莫焦焦坐在浴池边的凉榻上,乖乖地伸出胳膊让独孤九帮他脱.衣裳,口中却还喃喃道:

    “焦焦给九九脱.衣服。”

    独孤九应了一声,将人抱了起来,褪去最后一件亵裤,又同样除了自己身上的衣物,抱着人进了池子。

    热烫的水刺.激得莫焦焦浑身泛红,忍不住往男人身上攀高了一些,却还是被热水泡着纤瘦的脊背,只好软巴巴地抱怨道:“焦焦不喜欢热水,喜欢雪。”

    “椒椒何时喜欢雪了?”独孤九将香露倒在掌中,取了木瓢舀起水将少年一头微卷的长发打湿,细细地抹上香露,缓缓搓.揉。

    “焦焦一直喜欢的,因为九九都是雪。”莫焦焦喝醉了,话反而比清醒时还说得顺溜,除了一双雾气朦胧的美目,倒是看不出醉意来。

    独孤九并不言语,只垂眸看着少年,动作轻柔地给莫焦焦洗头发,直到可以冲水了,方出声哄道:“椒椒闭眼。”

    “为什么要闭眼睛?闭眼睛有奖励吗?”莫焦焦今夜俨然成了好奇宝宝,不问清楚是不会听话了。

    独孤九捏了捏少年嫣红的脸蛋,道:“闭眼便吻椒椒。”

    “这个好。”莫焦焦咧开嘴巴笑,乖乖地闭上眼。

    温热的水流细细地冲洗着如墨般的长发,修长的五指于柔顺的长发间穿梭,缓缓按.摩头皮,令少年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当长发被彻底冲洗干净时,男人微微俯身,薄唇印在少年额头上,一触即分。

    莫焦焦有些迷茫地睁开眼睛,看着独孤九握着自己的胳膊,细细地抹着香皂,又贪玩起来。

    空着的那只手偷偷伸出去摸了一手的香皂,依样画葫芦地涂到男人身上。

    偏偏莫焦焦此刻已经醉了,手上力道软绵绵的,如羽毛般轻抚过男人身上线条流畅结实的肌肉,一会儿摸这一会儿摸那,还自个儿玩得咯咯直笑,开心得不得了,浑然不知抱着自己的人身上越来越紧绷。

    独孤九将怀中滑溜溜的少年抱好,加快手中的动作,却又克制着力道不弄疼了莫焦焦。

    好不容易将两人清洗干净,莫焦焦已经彻底玩累了,被男人抱坐在腿上歇息,又偏偏闹着要再洗一次,还没来得及开始一哭二闹,就被捏着下巴吻了上去。

    不多时,两人俱是情.动,额头相抵,神识交融,缠.吻得难舍难分。

    浴池中水声阵阵,夹杂着少年细细软绵的哭声。

    摇曳的烛光映照出男人绷紧的侧脸与强健脊背上滑落的汗珠,偶尔身躯腾转挪移时,柔和的光芒便照亮了少年露出来的一边细白的胳膊和红通通的脸颊,其上斑驳的泪痕还依稀可见。

    漫长的情.事直至天明时方稍稍停歇,房中细微的声响亦静了下来,烛火随之熄灭。

    ***

    莫焦焦一觉睡到了午后才挣扎着醒了过来,有些懒懒地在被窝里翻了个身,伸出手胡乱地摸索,却没在身侧摸到人。

    少年正要睁眼,一只微凉的手便探入了被子,在他后背上摸了摸,确认没有汗湿后,才收了回去,跟着抚了抚额头。

    “九九起床好久了吗?”莫焦焦安心地趴着,一只手摸过去揪住了床边坐着的男人的衣袖。

    “嗯。头可疼?”独孤九低声问。

    “有一点,焦焦昨天喝醉了。”莫焦焦慢吞吞地翻过了身,由着男人将自己扶了起来,抱到怀里,低头喝了一口醒酒汤,苦着脸道:“焦焦只是喝醉了,还腰疼。”

    独孤九早已替少年上过药,身上痕迹应当消弥了不少,不过以昨日情况来看,腰间酸疼亦在情理之中,便道:“无碍,喝完粥再睡一会儿。”

    “嗯嗯。”莫焦焦听话地点头,又努力回忆了一下昨晚上的事情,道:“九九昨晚上有见到云糕和鸿雁仙子吗?”

    “嗯,怎么了?”独孤九边喂解酒汤边问:“椒椒不是同云糕说过话?”

    “是的,可是,焦焦觉得云糕不太一样了。他现在和我说话,就很像鸿雁仙子,把焦焦当小孩子。”莫焦焦认真道:“云糕小时候,总是捏焦焦脸的,也很活泼,现在就和连云山一样,笑起来都差不多的样子。”

    “孩童成年后性情本就会有所改变,尤其经历变故之后。”

    独孤九沉思片刻,道:

    “不论是连云山,抑或是云糕,乃至于流光,皆会在成年后变得更加成熟而稳重,这是极为正常的事情。椒椒之所以与他人不同,源于你过往经历的独特性,而本座以为,这样的与众不同是极为珍贵的。”

    “所以云糕其实是正常的对吗?”莫焦焦想了想,咧开嘴笑了起来,仿佛松了口气般道:“那焦焦就不担心了,云糕说,会一辈子保护焦焦的,就和狐狸长老一样,要跟谷主一样。”

    “嗯。”独孤九微微颔首,揉了揉少年的头,道:“日后若有疑问,可直接道出,云糕如今心境不同以往,既说了会誓死守护椒椒,便绝非戏言。”

    隐神谷谷主赠予云糕的那本功法,虽说可以轻易洗去云糕体内的魔性,但那也意味着云糕此生皆需一心向善,若再生出任何一丝邪念,都会遭受功法反噬。

    莫焦焦喝完醒酒汤后又喝了一碗粥,取出九连环玩了起来。

    独孤九将餐盘递给门外的纸童后又关了门,转身回到榻边。

    莫焦焦便自觉地爬到男人腿上坐着,甜甜道:“九九今天要不要和焦焦去冉月湖修炼?”

    “怎么了?”独孤九舒缓了冷肃的神色,看着少年期待的神情,道:“想家了?”

    “嗯嗯。冉月湖是焦焦第二个家。”莫焦焦抬起白嫩的手指画了一个新月,糯糯道:

    “九九给焦焦第一个家,是识海里面的落日湖。第二个,是天呀海喝的冉月湖。第三个,是重建的隐神谷。九九就是焦焦的家。九九最爱焦焦了!焦焦也最爱九九!”

    独孤九抬手捏了一下少年的鼻尖,缓声道:“既如此,椒椒可还记得本座识海中落日湖的模样?”

    “当然记得!”莫焦焦雀跃道:“焦焦在里面住了好久好久,九九第一次为焦焦改变,就是在识海里。本来九九的识海,是只有雪的,可是焦焦变成了例外。”

    独孤九垂眸沉思半晌,俯身吻了吻莫焦焦的眼睑,哑声问道:“本座曾许椒椒一诺,如今承诺可兑现,椒椒可要前往识海一观?”

    莫焦焦呆呆地睁圆了双眸。

    ***

    依旧是广袤无垠的冰原,依旧是漫天茫茫大雪。

    莫焦焦借由大荒法阵,再次与独孤九神魂交融,进入了对方的识海里世界。

    放眼望去,铺天盖地的雪莲柔和了此方世界的冰冷与苍白,远处壮美的山峦连绵不绝,天地广阔,寂静无声。

    莫焦焦漫步于茫茫雪原之中,一袭红袍,照旧戴上了有些稚气的小帽子,同身侧清冷孤高的墨衫剑仙,十指相扣,同息同心。

    幽深的冰湖边上。

    曾经,小小的孩童笨拙地踩着冻结成冰的雪莲,一跳一跳地朝着湖中心的男人而去。

    第一次无意间得到了美味的冰寒真元。

    第一次伸手递出了一朵晶莹剔透的雪莲。

    第一次受到惊吓笨手笨脚地扑通滚进了冰湖里。

    第一次抱着一怀抱的雪莲被男人哄着以物易物。

    第一次蜷缩着窝在男人身侧呼呼地安睡。

    第一次傻里傻气地围着男人,画了一个没有脸的雪人。

    “焦焦最喜欢九九。”莫焦焦笑起来的模样,一如当年,稚气又懵懂。

    雪原上巨大的石头边。

    曾经小小的孩童得到了第一件礼物,一只红色的小鸡。

    第一次因为谷主而大哭,第一次被男人看见,被拥抱,被爱护,得到了天地间最为安全的怀抱。

    “九九抱抱。”莫焦焦软巴巴地要求,转身朝着男人张开了手臂,如愿以偿地被抱了起来,是抱小孩那般极为珍爱宝贝的姿势。

    茂密的松树林里。

    曾经小孩高高兴兴地同男人做游戏,懂得了如何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变得聪明了一点。不再什么都记不住,男人倾尽所有,以大荒法阵给了莫焦焦应得的一切。

    “焦焦说过,要记住九九最开始的样子,然后,过了一年,十年,一百年,一万年,好多好多时间,直到焦焦彻底睡着了,脑子里都是九九最好的样子。”

    “可是,现在焦焦觉得,一开始的九九要记住,后面每一天的九九,更要记住,九九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好,不是因为九九自己不厉害,是因为今天的九九,比昨天的九九,更爱焦焦。”

    “所以,焦焦要记得所有的九九。”

    这个地方,承载了莫焦焦与独孤九太多太多的回忆,那深重磅礴到连死亡都无法超脱的羁绊,便始于此地。

    天地之间,一片苍茫,落雪无声。

    莫焦焦终于同独孤九一道行至了广袤冰原中唯一的一片绿洲。

    绿水盈盈,草长莺飞,天边残阳晚照,落日西斜。

    落日湖,莫焦焦出生之地。

    “那时候,焦焦在这里,见到了谷主和长老。因为九九。”

    莫焦焦弯起如水眸子,露出最为甜蜜无忧的笑容,眸中却隐有泪光闪烁。

    独孤九微微俯身吻去少年眼角的泪珠,眸色沉静,一如当年。

    “焦焦很喜欢这里。焦焦觉得,可以重生,可以来到这里,可以见到九九,太好了。焦焦是世间最幸福的孩子。因为有九九,有隐神谷,有甜甜尖粽。”

    “嗯。本座亦然。”独孤九沉声回答,抬手轻抚少年颤抖的脊背,将人更深地拥进怀中。

    宁静的湖边,一黑一红两道身影紧紧相拥,恍惚间仿佛融进了暮色,亘古不变。

    而在少年平静下来之后,独孤九松开手,抚了抚少年的脸颊,将人转过身面对着茫茫冰原,随即弯下腰将莫焦焦抱进怀里,收紧手臂。

    微凉的薄唇贴着白皙的耳朵,哑声道:

    “本座曾于识海幻境,冥冥之中感应到一处命途走向。”

    “是什么?”莫焦焦不解地看着不远处一望无际的冰原。

    “落日湖打破了此处唯有冰雪的禁锢。即便是西部的松林,亦是为椒椒幻化而出之景。”

    低沉的男声缓缓开口,一字一句道:

    “此湖落成,则冰雪消融,指日可待。”

    独孤九的话音刚落,少年前方无边无垠的雪原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融,露出了厚厚雪层之下冰封着的如茵绿草与肥沃漆黑的土地,铺天盖地的磅礴生机袭卷天际……

    下一瞬,无数精美绝伦的亭台水榭拔地而起,茂密无垠的森林紧随其后,互相掩映。

    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朦胧雨幕,正是初春的隐神谷。

    独孤九为重建隐神谷的发起人,因而谷中每一处楼阁,每一处草地,皆是男人精心规划的成果。

    所有人都以为独孤九仅仅是因着早年阅历丰富而熟知建筑布局,却不知,男人早已为了莫焦焦,在冰封的识海中演练了无数遍,亦重建了无数次隐神谷。

    而最终呈现出来的,正是最为完美、也最为接近原貌的隐神谷。

    冰封千里,却有朝一日,为卿春暖花开。

    莫焦焦含着泪的双眸圆睁,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颤抖着的手与男人十指相扣。

    倏而,少年咧开嘴,眉眼弯弯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衬着白皙小脸上两个小梨涡和小小的虎牙,纯稚而简单。

    不知何时,漫天雨幕中,一袭红衣的莫焦焦仰着头,被男人抱在怀里,承受着独孤九饱含温情与眷恋的亲吻,懵懂地回应,缱绻而深情。

    十指相扣,心心相印。

    而在一月后的同一日,他们将于世人见证中,结为道侣,此生唯一。

    “冰雪消融,指日可待。”

    莫焦焦等到了。独孤九也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