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也做一桩交易

作者:风行水云间 | 发布时间:2019-05-13 10:00 |字数:3658

    燕王挑高眉毛,并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他可没料到候在镜边的不是冯妙君,而是云崕。不过冯妙君性子大变之前与魏国师行止亲密,云崕从她那里得了水月镜也不奇怪。

    自然,他不知道这东西是云崕趁她熟睡时自取的。

    两人以水月镜连通千里,却互相打量着,并不说话。

    彼此,都是心事重重。

    好一会儿,燕王才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有何贵干?”

    他二人太熟悉了,前不久又在兰香河打过一场架,云崕不甘心被他逃走,而燕王也不服气对方以多凌寡,撵得自己如丧家之犬,这时就连敬词都懒得用。

    “梦中城里发生过什么事?”云崕倒是平心静气,“新夏女王醒来之后,性情大变。”这事情疑点重重,自冯妙君苏醒后情形就急转直下,超乎他的想象。

    燕王嗤之以鼻:“你二人最是亲密,她发生了什么事,你会不知道?”

    “她变成了天魔。”云崕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道,“我想知道诱因。”

    燕王举起手边金杯,轻品美酒:“我为何要告诉你?”

    这厮也有求到他的一天!这种拿乔的感觉可真爽气。

    “她既是天魔,断不会坐看你我二人召回界神,重开天界。”云崕淡淡道,“还是说,你和她又做了交易?”

    燕王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和天魔做交易的,都没有好下场,你还记得曹卜道么?他也想对抗轮回之力,将妻子留在身边。”云崕将曹卜道的遭遇说了,而后道,“法则之力,世间无人可以扭曲挑避。即便天魔帮得了你一时,焉知你今后不会自食恶果。”

    “那是我的事。”燕王眼里闪过一抹戾色,紧接着就道,“不过我今日心情不错,说与你知也无不可。”当下将梦中城里种种匪夷所思,都一一道来。

    云崕一字不漏听着,中间也不插话,只是到了最后才问一句:“你是说,凝聚天魔修为的戒指在你手里并无异状,她一碰着却变了模样?”

    “不错,我拿天月刀劈过它,纹丝不坏。不过么,交到新夏女王手中一下就解体了,变作红烟笼罩她全身。”燕王举杯啜了一口,“等到红烟消散,我见着的人就不是新夏女王了,而是另一个女人。很明显,天魔的力量都被她吸收。”

    云崕早有准备,随手举起一副画像:“可是这个模样?”

    画中是个美人。因为画功实在了得,燕王隔着水月镜还觉得画中人一双眸子紧紧盯住自己,美到惊心动魄,也妖异到惊心动魄。

    “对,就是她!”这张脸,这对眸子,在红烟收起的那一瞬间就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这女人魂力强大无匹。她告诉我,原本的约定都还有效,只要我们逃回现世就可以通力合作。”

    就连燕王也不得不承认,单论魂力,他不是对手。在梦中世界,神魂的强弱就代表了一切。

    “果然。”云崕缓缓闭目:“难怪安安会栽在她手里。”从燕王的叙述中可知,曾经去过虚实之界的天魔那么多,魂力强大的不知凡几,偏偏将全副修为凝成戒指、留在那片空间里的是她!

    “她是天魔一族的首领。”

    燕王脸色变了:“逃进人间的也是她?”从前和他做交易时,天魔附在别人身上,他那时年纪又小,道行尚浅,根本没见过她的真面目,也不知她的真实来头。

    云崕点了点头,一脸凝重:“过去三百年里,她没了道行尚且能搅得两块大陆天翻地覆,如今得回修为,人间危矣!”他转换话题,“你和天魔达成什么交易?”

    燕王挑了挑眉,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云崕没有再追问:“罢了,你不说我也明白,不过是长生。”

    不过?燕王脸色转黑,眼前这个妖怪寿数悠长,怎么能体会他恨不得向天再借五百年的痛苦?

    站着说话不腰疼。

    云崕却道:“既如此,我们也来做一桩交易如何?”

    燕王皱眉,有些意外:“你?”他也要学天魔那一套?

    “天魔教给人的法子,都是火中取栗。即便能成,也有后患难穷。”在他一瞬不瞬的注视下,云崕居然笑了,如清风朗月,“何不试试我的办法?”

    他的声音里,满满都是劝诱之意。

    燕王“呵”了一声,心里只觉滑稽已极。这人与天魔作对了一辈子,行事怎么反而越来越向死对头靠拢了?

    不过他心底也是好奇的,云崕从来不会无的放矢:“有趣。说来听听。”

    当下,两个死对头关起门来密议。

    这一番直谈到东方既白,才算告一段落。

    燕王的脸色,已经是一言难尽。

    他和云崕不对付了一百多年,自以为了解眼前这人,哪知今天还是匪夷所思。

    关闭水月镜之前,他突然道:“说起来,新夏女王被红戒附身时,脸上的神情又是惊讶又是愤怒,并不像处心积虑想拿到这东西。”

    云崕不语,笼在袖中的拳头却已捏紧。今日听过燕王复述梦中城遭遇,才知安安突然变作了天魔的缘由。她想借用天魔的魂力冲出虚实界,燕王也一直拿着戒指、安然无恙,她才放心去碰这东西,结果却被附体。

    想到这里,他才明白天魔首领当年的筹划有多深沉。她必然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要回来解救同类,才想尽办法将戒指留在虚实界,而不是和其他天魔一起被送回石室里去。

    她只要弄垮浩黎帝国,虚实界的这层结界必定随着国运的衰退而减弱下去。日后,她重临此地、取回修为,就可以带着族人破界而出、重返人间了。

    那么说到这里,她就要笃定自己的魂力不能被他人,甚至其他天魔使用。

    恰好燕王说到这里也是话锋一转,“可是戒指只对她起作用。无论她看起来有多无辜,那也只能说明,她原本就是天魔。你……”

    云崕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废话少说,干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