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逃亡

作者:西门晓生 | 发布时间:2019-05-13 10:02 |字数:3243

    尖锐刺耳的声音惊醒了王文东,他立即全速倒车,也不管身后是否有安天帮和军营了——即便他们出现了,又能如何?谁能够抵挡这尸海的到来呢?毁灭的力量面前,人们即便不团结,也来不及相互坑害了。王文东狠踩油门,车子倒行了五十几米,在一处较宽阔的地方终于成功掉头。 mini发动机的声音很大,王文东的油门踩得足,导致此时mini发出强烈的轰鸣声,更加刺激了丧尸们。潮水一般的丧尸汹涌而至,纷纷扑向他们,王文东心脏从来没头跳得这么快,他知道一旦被丧尸围住,两人必死无疑。 “呜呜呜……” mini如同离弦的箭,沿着亨泰路向锦绣小区方向狂奔。 “吼……” 丧尸再一次嚎叫起来,宛如晴天霹雳,又如惊涛骇浪,两人心神巨震,车子的油门更是被踩得飞快。mini在尚未完全修建完毕的道上掀起了一阵阵灰尘,车身不断地颠簸。一般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在视觉上比主驾驶更觉得行车时速度快,然而橙子却依旧觉得慢,觉得身后的尸海距离他们越来越近。 橙子的脸上充满了恐惧,即便王文东在她身边,也丝毫没有让她产生半分安全感,那种铺天盖地的死亡气息,仿佛笼罩了整个世界。这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这才是世界末日该有的样子,死亡,只有死亡才能见证一切。 直到看不见听不见丧尸,两人才松下一口气来,不知不觉,两人竟然早就过了锦绣小区,来到了军营的附近。远处,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似乎正在宣誓主权,也在宣告着他们与丧尸抵抗永不妥协。 然而前方的道路被一辆辆汽车组成的“拒马”挡住,两人想要进入军营就得放弃汽车。王文东不得不减速停车,问:“去军营吗?” “你说呢东哥?” “军队肯定挡不住。”王文东道,“他们肯定挡不住,那丧尸得有几十万,军队除非用原子弹,否则挡不住尸海。那些军队的人脑子一根筋,他们一直在和丧尸正面对抗,所以咱们过去肯定也是送死。” “嗯,我都听你的。”橙子对王文东无比信任。 王文东发现旁边有一条小路,他用眼神询问橙子是否知道这条路通向哪里,橙子摇头说:“我也不认识这里,我没来过这儿。” “停下来只能等死。”王文东分析说,“尸群会沿着亨泰路追逐过来,消灭安天帮,消灭军营,所以我们必须跑!” “去哪呢?我们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哪。”橙子绝望地说。 “走,只要车子不停,我们就没有危险。”王文东言罢,重新启动汽车,开到了小路上,然后打开车灯继续前行,试图寻找一条逃生的道路。他不知道这条路通向何处,更不知道会不会再一次陷入丧尸的围攻,但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车子继续前行。 橙子哽咽着说:“东哥,要是我死了……” “别废话,有我在,你不会死的!”王文东厉声阻止道。 也不知开了多久,拐了多少条小路,王文东发现新走入的这条路上前方堆砌着一排排的丧尸尸体,他只好向后倒车。然而车子刚刚后退十几米,却突然发现身后的一栋房子的房门被打开,二十几只丧尸蜂拥着跑了出来,他们的速度很慢,却异常坚决,嘴里发出的嚎叫声在黑夜中如此凌厉。 既然后退无路,王文东只能继续前行,他迅速系好安全带,看了看橙子,橙子也立即系好安全带。随后王文东的右手握紧了橙子的左手,询问说:“准备好了吗?mini越野之旅,要开始了!” “嗯,我准备好了。”橙子说,忽然哀求道:“东哥,要是我逃不出去,你就杀了我,我不想被他们吃掉,我宁可被杀死,一瞬间被杀死,我不想被它们一口一口的吃掉痛苦死。” 王文东重重地点头:“我会的。” “呜呜呜——” 车子在一连串的颠簸中冲了过去,撞开地上的一具具丧尸尸体,mini发动机瞬间输出最高功率,低底盘的它几乎成了推土机,将面前的丧尸尸体撞得四处都是。车窗上很快被溅上了黑色的丧尸血。mini车的车灯很快被鲜血给封住了,前方视线模糊不清,王文东只能凭借着感觉开车。 终于,mini撞开所有的阻碍,冲出了丧尸尸体摆成的“拒马”阵,然而两人刚刚松一口气,却不想一头撞在了一堵墙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车子彻底停下来了。 被撞出大洞的那堵墙是一家工厂的围墙,尽管围墙不是很结实,但mini车依旧被撞毁了,车子的前半截翘起了足足半米。mini车内的安全气囊跳了出来,砸在两人的脸上,将两人砸得满脸鲜血。王文东一瞬间用手护住了脸,尽管手疼的很,但并没有被安全气囊砸懵。他解开安全带,费力地推开安全气囊,然后转头看向橙子,喊道:“橙子,橙子,下车,咱们快下车!” 橙子已经被安全气囊弹晕了过去,被王文东晃了几下之后才反应过来,她忙问:“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丁字路,车窗被血给糊住了,我没看到这是丁字路。”王文东无奈说,“下车,快下车。”他顺手解开了橙子的安全卡扣,然后从后座拿到背包,推开车门跳了出来。他从背包里拿出马克洛夫手枪并安装好消音器,却见到橙子依旧没有从车里走出来。他来到副驾驶门口,见到副驾驶一侧的车门被墙砖卡死了,橙子惊慌失措地推门,却怎么也推不开。 王文东一拍脑袋,恨铁不成钢地说:“从我那边爬出来,笨蛋,从主驾驶那边爬出来啊!”橙子闻言立即从左侧爬出车,王文东握住了她的一只手,带着她冲向这个未知的厂房。此时,丧尸们也追了过来,它们冲进了车内,没有发现活人,便用鼻子在空气之中嗅了嗅,继而发现王文东和橙子的味道。 “嗷……” 丧尸们嚎叫一声之后,向两人逃亡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个厂,原来叫做金城集团。金城集团前身是天河市第二服装厂,九十年代国有改制中老厂长将其承包后,改名为金城制衣厂。在老厂长的带领下,金城制衣厂起死回生,一度成为全国十大服装品牌,引领江东制衣行业。但在2000年后,老厂长因积劳而病逝,原厂书记等领导们通过股份制改革上演了一场逼宫大戏,逼走了老厂长的儿子,厂书记在簇拥下成为了金城集团董事长,并大权独揽,甚至一时之间成为华国十大企业家之一。 原本金城集团准备趁着华国加入wto东风进军国外市场,但新任董事长野心太大,铺子铺得太开,疯狂发展导致资金链断裂。而此时华国国内实体经济疲软,各大小服饰集团苟延残喘,小品牌或低成本山寨品牌应时而生,尤其是电商兴起,一举将金城集团打得溃不成军。 金城集团董事长错误地扩大生产圈地占地,导致集团负债累累,股东们纷纷倒戈,后有人实名举报董事长贪污公款大肆挥霍,并向银行领导进行大规模贿赂。在反贪局着手调查之时,没有退路的董事长跳楼自杀。 金城集团这座江东省服装实体经济大树轰然倒塌,金城集团消失之后,厂区被银行收归。 此时老厂长的儿子小厂长从国外留学归国,他跑到市领导面前讲述自己的父亲如何为金城服装厂贡献毕生,自己如何被父亲的手下逼供让出股份,而自己又如何想为江东实体经济做出贡献。最重要的是,他可以解决金城集团大量下岗职工的就业问题,免得那些没事天天上访的群众给政府添乱。 最后一个承诺打动了市领导,如果解决金城下岗职工就业问题,牺牲一个郊区厂区又如何,于是在相关领导的暗示之下,小厂长最终夺回了金城厂区。然而小厂长的目的并不是真正解决下岗职工就业问题,也不是要给父亲报仇重建金城集团,他是看准了国内房地产业的蓬勃发展。 小厂长非常聪明,他先是与各大物流快递公司签署协定,将厂区的一部分改建为天河市物流集散中心以及各大快递在天河市的分公司中心,免费提供仓储。在各大物流和快递入住园区后,他暗中发动下岗职工阻挠他们营业。而小厂长以调解人的身份与物流和快递公司谈判,要求他们必须雇佣原下岗职工,如此一举解决了上百位下岗职工的就业问题。后小厂长又联系各大服装电商,为他们提供山寨业务,由于金城集团原有的服装生产设备和技术在国内名列前茅,于是他们生产的山寨服装竟然成为服饰电商们最大的货源。接下来小厂长又创建了建筑公司,从市政府拿到土地批文和建筑许可证,开始进军房地产业。当年逼走小厂长的前董事长没想到,他野心勃勃地扩大地盘扩大产业最终落得自己跳楼自杀,而小厂长偷梁换柱之下,居然赚得瓢盆泼满。 王文东和橙子撞开的那堵墙后面,便是小厂长租赁给物流公司和快递公司的货物集散厂区,两人慌不择路,跑进了一个快递公司的厂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