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最后的故事14

作者:拯救大肥猫 | 发布时间:2019-05-13 10:28 |字数:11157

    仿佛一片猩红之海, 掩盖了林婉眼前所有的色彩。

    刺骨的杀意扑到了林婉的脸上, 她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滋味。

    或许因为挥剑的是秦逸,林婉觉得自己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慌张和绝望,反而有种莫名的平静和惋惜。

    死亡只是转瞬之间,而在走向死亡的这短暂的瞬间, 林婉的思维却极其跳跃,好像在这一瞬间走过了千万年。

    她想到了很多事情。

    她想起了她自己的人生, 想到了自己帮别人走过的人生, 也想到了自己生命里的那些过客,最后定格在她脑海里的, 终究还是和秦逸那一世一世相互纠缠的场景。

    或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吧。

    秦逸苦苦追寻她这么多世,为她付出这么多,她终于爱上了他,也死在了他的剑下……

    林婉想要挤出一个笑容, 想让自己死的更加从容漂亮些, 想要让秦逸看她的最后一眼, 依然是美丽动人的, 哪怕他没有了神智, 她却依然想留给他最好的一面。

    笑,笑的更灿烂些!

    林婉笑的眼泪止不住往外涌, 模糊了自己的眼睛, 也落了满脸。

    笑的太难看了。

    林婉心里又涌上些苦涩, 她还是闭上了眼,不再多看。

    她静静的等待着死亡。

    时间却一秒一秒的走了过去,林婉想象中的死亡并没有出现。

    她确认自己还活着!

    林婉睁开了眼,入眼依然是一片血红。

    红色飘渺如烟的长袍,凝聚着血腥的味道,就在林婉身前。

    林婉完全呆愣住了,她不可置信的慢慢抬起了头。

    是秦逸,秦逸居然挡在了她的身前。

    几缕黑色的长发飘在他额前,微微挡住了他猩红的双眼,他那**婉熟悉无比的帅气脸庞正对着她,本来应该满是凶残和疯狂的双眼里,却在剧烈的波动挣扎着。

    他眼里像是海啸般混乱,林婉完全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和茫然。

    “秦逸。”林婉喃喃叫出了声,他失去了神智,却依然舍不得伤她,他挥下了那一剑,却自己在瞬间挡在了她的身前。

    他挡在了她的身前!

    林婉惊叫出了声,低头一看,果然看到滴滴鲜血仿佛连着线的水珠一样,从秦逸身后的长袍上往下滴去。

    他靠着自己的身体,挡在了林婉的身前,接下了自己那一剑!

    林婉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他自己背后却被劈出了伤口。

    “秦逸。”林婉再也顾不得其他,突破了身上那层压制,起身向秦逸身上扑过去。

    她的双手揽过秦逸的腰身,眼里的泪水不断的涌出,胡乱的落在秦逸的身上,嘴里也一只叫着秦逸的名字,“秦逸,秦逸,我是林婉啊,你看看我,我是林婉啊……”

    在林婉伸手触碰到秦逸身体的瞬间,秦逸的身体僵硬的仿佛石头一样,不住的颤抖想要爆发反击她,却终究在林婉的呼唤中慢慢平稳了下来。

    他眼里的血腥之色不变,眼眸却有了焦点,仿佛在往林婉身上看去,嘴里也轻声念出了声,“……婉……”

    林婉欣喜的连连点头,更加温柔的哄着他,“秦逸,林婉……”

    她的手摸到了秦逸背后的血液和伤口,一片湿润。

    林婉心里有些心酸,忍不住运起最后几丝灵气,想要给秦逸止住伤口。

    林婉体内寒气一运转,被她抱着的秦逸反射性有些抗拒和警惕,他身体再次抖动起来,像是极其想要动手。

    林婉按住了他的手,踮起脚,向秦逸嘴唇上吻去。

    血腥味,苦涩,和熟悉的柔软。

    秦逸终于安静了下来,林婉的这个吻像是制住了他。

    林婉另一只手没有停歇,在他身后轻抚,用寒气将他伤口封住,又从纳戒里掏出几颗最好的止伤丹药,喂到了秦逸的嘴里。

    秦逸倒是乖乖的吃了下去,然后安静的望着林婉。

    他眼里依然血红一片,周围依然血气滚滚,仿佛一只压制着疯狂的野兽,没有任何神智可言的双眸却紧盯着林婉,安静的呆在她的身旁。

    秦逸信赖她。

    秦逸周身的血气带有较强的腐蚀性,林婉必须要时刻抵挡着这股血气,不过她倒不觉得辛苦和麻烦,能够重新看到秦逸,陪在他身旁,她已经很满足了。

    林婉又尝试了片刻,却发现秦逸一直安安静静,只是望着她,也不再多说话,她这才意识到,可能她暂时也唤不回他的神智了。

    之前在他的剑下,生死之间,秦逸像是回了神,挡在了她的身前,叫出了她的名字,愿意温顺的跟着她。

    其他的,就再无进展了。

    暂时唤不回他的神智了,林婉便带着他离开了这里。

    林婉本想带着秦逸,回到御剑阁,但是她却突然发现,秦逸除了对她温顺安静之外,对于其他任何活着的生物,不管是血魔还是修真者,都抱有很强的杀意。

    是一种完全止不住的想要杀光一切的让人胆寒的杀意。

    林婉只能暂时放弃将他带离战场,转而给几个御剑阁的弟子传了消息,让他们通知了御剑阁的掌门和长老们前来。

    这一群长辈们几乎是在收到消息之后,瞬间就循着林婉留下的印记找到了他们。

    只可惜秦逸也敏感的发现了这些人的强大,几乎是瞬间拔剑进攻杀了过去。

    如此来回几次,这些人也颇感无奈,最后只能长叹一声,商议一番,暂时离去,只剩下秦逸的师父还在原地。

    秦逸似乎对他师父还有几分印象,虽然面对着他同样凶狠的拔剑,但是却没有再主动进攻,只是紧盯着他警惕着。

    秦逸的师父见到秦逸这番模样,忍不住老泪纵横。

    他摇头叹息着,“秦逸人生有三劫,第一劫被我救下收为弟子,第二劫有你相助,没想到还是栽在这第三劫上……”

    “他在这战场上杀戮太久了,神智早已彻底迷失,怕是很难唤回了。”

    “我去找过那天机老儿,他给了我一句话,机缘未到。”

    “罢了,既然秦逸只愿意跟你,那你便好好带着他吧,或许你们可以找到属于你们的机缘……如果实在是倦了厌了,就回御剑阁吧,御剑阁还有你们的洞府。”

    师父说完几句,就抛给林婉一个纳戒,然后转身飘然离开。

    林婉打开那纳戒一看,里面装的满满的各种法宝丹药和灵石,显然是给他们两准备。

    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秦逸,他依然用那双猩红的双眼回望着她,林婉抓住他的手,轻声说着,“你有个好师父。”

    林婉带着秦逸开始四处游走,她也曾经找过机会,带着秦逸回到了修真界,却发现秦逸明显时刻焦躁难受,不得已,她只能和他一起呆在了战场。

    有林婉在身旁,她止住了秦逸的不少杀戮之心,更没有再伤害过修真者,只会对血魔们挥剑。

    而随着他们相伴的时间越久,林婉也越发的感觉到,秦逸越来越听话,他像是在开始恢复神智,基本能够听懂她的话,保持冷静了。

    林婉觉得很是惊喜,甚至觉得秦逸早晚能够彻底恢复过来。

    就在林婉积极期盼秦逸恢复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战场上突然动荡了起来,一股熟悉的感觉从血魔那方传来。

    林婉有些不明白到底是什么熟悉,但是她却突然想起秦逸师父所说的那句,机缘未到。

    现在是不是机缘到了?

    林婉看了一眼头顶上变幻而压抑的天空,咬牙还是拉着秦逸,一起向着那边飞去。

    越靠近血魔,林婉越是心惊。

    这边的天空开始出现块块裂缝,好像有什么强大的东西,压碎了空间,打破了一整块湖面一样。

    血魔们也都疯狂向回涌动,对于天空之中的修真者没有任何的反应,反而像是拼了命一样疯狂向回跑。

    有不少修真者和林婉秦逸两人一样,远远的跟着过来查看形势。

    不过这些修真者也都知道林婉和秦逸两人的传说,迫于秦逸的压力,和他们两人也离得远远的,并没有敢靠近。

    林婉和秦逸一直向前飞驰,直到到了那血魔族裂缝附近,林婉这才看到那动荡了整个战场的波动的源头到底是什么。

    那像是一团黑雾,里面模模糊糊像是有人影,高大伟岸,只是远远眺望,传过来的威压就让林婉升不起任何抵抗之心。

    那些血魔们也疯狂地向着这团黑雾里涌来,却在接触到黑雾的瞬间灰飞烟灭,化作了黑影,成了黑雾的一部分。

    可是哪怕这样,这些血魔也依然像是丢了神智一样,不管不顾的向黑雾里冲去。

    如同神祗降临一样。

    林婉他们这些修真者都目瞪口呆,秦逸也浑身紧绷,如临大敌。

    更多的修真者得到了消息,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甚至一些修真界不出世的老者也闻风赶了过来。

    可惜对面的威压太重,整个修真界竟没一人敢动。

    “这觉得是上仙降临,助我修真界!”

    “修真界有救了!”

    在修真者们的愈加仰望的目光中,这团黑雾将血魔们稀释一空,然后向着后方那道巨大的裂缝卷去。

    只是眨眼之间,那道让整个修真界头疼的魔界裂缝,瞬间被抹平消失。

    整个战场的血腥味似乎都消散了几分。

    在一些修真者的跪拜之中,黑雾终于消散,一男一女两个人影露了出来。

    林婉怎么看都看不清楚两人的面目,却也直觉这两人都是惊人之姿,实力非凡,和他们不是一界人。

    可是她心里的那股熟悉感,并没有错!

    果然,对方这二人回身随意一扫,似乎也发现了林婉和秦逸的不同。

    “咦?”一声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声音低婉空灵,带着几分惊讶,“倒是有缘。”

    林婉觉得身前威压一重,这两个身影直接出现了在她身前,她依然看不清这两人的面容,却可以感觉到他们身上并没有恶意,似乎更多的是好奇和惊讶。

    秦逸像是感觉到了危机,顶着压力上前两步,浑身气势暴涨,将林婉护在身后,竟是一副想要拼命护着林婉的模样。

    “呲……”一声雄厚的男声传来,让人心神震荡,“此子倒是有我往日几分风采。”

    林婉拦住了秦逸,对面的仙子也止住了同伴。

    “难怪乾坤镜指引我们来这里,我以为是这些血魔过界了,却没想到原来是为了你们。”那仙子抛出一面铜镜,上面雕刻着山水走兽,像是活物一样在上面不断浮现。

    林婉的实力,让她也看不清楚那乾坤镜的具体模样,但是那股熟悉的感觉终于确定了下来。

    是这乾坤镜。

    让她之前完成任务的系统,是这乾坤镜的碎片!

    难怪她会觉得熟悉!

    “也罢,你们如此也都是因为我们。”那仙子像是知道林婉心底的疑惑,居然耐下性子细声细语和她解释了起来。

    “我名为海棠,这是我夫君季离。我夫君曾走火入魔魂魄不稳,我寻来乾坤镜救他,却不想夫君实力太盛,将乾坤镜震碎了。”

    “我只拢住了最大一些碎块,几块小碎片飞向了各个小世界,自己寻了寄主,依然照着我的做法,去穿越不甘之人,完成心愿……”

    “如今乾坤镜带我们寻来,也是我们的因果。今日我们在此了结这番因果,望你们自己保重。”

    林婉心里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这才知道,在自己心里无所不能的系统,居然只是这两人手里的一个法宝道具而已。

    而她和秦逸有今天,也的确是有系统的原因。

    这乾坤镜竟然也感知到了他们的情况,特意前来了结他们的因果。

    这一切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也让她更加感受到了这两人实力的强大!

    刚才被抛出的乾坤镜在空中幽幽转了两圈,就落到了秦逸上方,一道乳白的光线从乾坤镜里落了下来,罩在了秦逸身上。

    秦逸像是也知道这道光芒对他有利一样,没有任何的抵抗。

    过了片刻,这道光芒便消失一净,乾坤镜也绕着林婉和秦逸飞了一圈,像是打了招呼,然后就飞入了这两人之手。

    因果已了,海棠两人也不再停留,季离挥手划破空间,两人直接踏着虚空而去。

    “若是有缘,你或可来寻我。”那海棠在离去之前,落下这句话在林婉耳边。

    整个大地一片宁静,除了身后隔了老远的一群修真者们,林婉身边就只剩下了秦逸。

    秦逸在那白光散去之后,就如同雕像一样,闭眼直立。

    直到林婉看酸了眼,忍不住眨动的时候,他这才动了起来。

    他睁开眼,回过头来望向林婉,眼里清明一片,温柔深情感动后悔各种情绪杂糅在其中,好像采集了万千星辰,柔和了世界上最美的色彩。

    “秦逸。”林婉眨了眨眼,觉得自己所有的等待在这一刻都值了。

    秦逸不仅恢复了神智,而且也想起了他们之前所有的记忆。

    只有她的秦逸,才会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婉婉。”秦逸上前,唇边像是有叹息,终究还是落在了林婉的唇上,所有的感叹都变成了甜蜜和幸福。

    两人深情相拥,遥遥立在这方天地之间,立在所有的修真者身前,注定要成为这方天地的最浓厚的一笔神话。

    ……

    修真界与魔界的战场就这样,被两个上仙随手给抹去了。

    修真界又恢复了正常,不过在和魔界的这场拖延已久的大战之中,修真界也元气大伤,中坚力量消耗严重,估计得好好的恢复一段时间。

    不过能够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修真者,实力和性格都沉稳了不少,以后也一定能扛起整个修真界的大旗。

    这个战场上传说很多,而最让整个修真界津津有味,传的神乎其神的,却是秦逸和林婉的传说。

    据说秦逸入了魔,林婉寻了他三年,陪了他三年,两人的深情感动了上仙,上仙赐福他们,恢复了秦逸的神智。

    也有传说,秦逸和林婉本就是那两名上仙的后人,所以这才天赋超绝,以后也必将飞升仙界,追寻自己祖辈的道路。

    ……

    这些传说,将秦逸和林婉的背景渲染了种种神秘的色彩,毕竟当时在所有修真者的见证下,那两名上仙的确是只和他们二人说了些什么。

    虽然其他人并没有听到,但是秦逸恢复了正常,甚至更甚之前凶狠,这就说明了那两名上仙对于秦逸和林婉是有好感的,帮助了他们。

    于是,秦逸和林婉的结伴之典,在整个修真界的支持下,举行的异常浓重。

    几乎整个修真界不出世的老怪物们都闻风亲自前来观礼,各大门派莫不以能够入场为荣,一些小门派和散修更是为了前来露个面而想尽了办法挤破了头。

    御剑阁也丝毫没有小家子气,拿出了名门大派的家底,大摆了三个月的宴席,让所有愿意来观礼的人都能沾沾喜气。

    修真界惊讶于御剑阁的豪气和大度,不过只有御剑阁知道,各大门派和那些老家伙们示好送来的重礼,已经足以让他们再起码大办三场这种典礼。

    秦逸和林婉两人注定不平凡啊,必须奉为上宾,厚待!

    这是御剑阁所有弟子心里的想法……

    ……

    一晃,上百年过去了。

    林婉已然是合体后期,她有预感自己就在最近要渡劫。

    只要渡劫成功,进入大乘,她就可以飞升仙界,跳出轮回之外。

    秦逸早已修为圆满,时刻都能渡劫,不过是为了等着她一起飞升,而一直刻意压制自己的修为罢了。

    在林婉若有所感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了。

    “据说进入了仙界,我们就可以自由的穿梭各个小世界了。”

    林婉心态不错,在秦逸恢复神智之后,他们过的非常顺风顺水,有整个修真界的尊敬,她没有任何的烦心事,想来渡劫也会顺利。

    “你想去哪,我都陪你。”

    秦逸低头看着林婉,任由林婉把玩着他的长发,他忍不住在她嘴上轻啄,感叹自己似乎亲了千百年,甚至再亲上千万年,都不会觉得腻。

    “我们去找个小世界,生个小孩?”

    “好。”

    “要不我们去找那海棠?我还有好多问题没搞清楚呢。”

    “也行。”

    “你就不担心我们渡劫不成功?”

    “一定会成功,我们会相伴到永久。”

    “如果腻了怎么办?”

    “那我们也换个小世界,继续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