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番外6

作者:倚梦寻 | 发布时间:2019-05-13 11:31 |字数:3886

    会展中心三楼某间休息室。

    “雷霆”乐队队长陈东霆正瘫在一张靠背椅子上,双腿交叠搭在前面的桌上, 两条手臂抱在胸前, 闭着眼睛打盹。

    两名队友推门进来,见状,其中一名叫小石头地出声调侃他, “东哥, 你这一脸没睡饱肾亏的样子, 别跟我说是昨晚练了一宿的歌啊。”

    “不瞒你说, 还真是。”陈东霆未睁眼,只动了动嘴唇,沙哑的嗓音透着疲惫。

    另外一名叫佑佑的明显不信,队长这模样,怎么看都是被女人榨干之后的状态,他靠在桌边懒洋洋地继续打趣:“得了吧,我看是跟昨晚那只小野猫大战了一整夜吧。”

    不等陈东霆开腔,休息室的门再次被推开, 盛夏踩着欢快的步伐走进来, 嘴里咬着根棒棒糖。

    “早啊哥哥们。”她拿下嘴里的棒棒糖,开口跟他们打招呼。

    原本还想对小野猫评头品足一番的几个人, 见到她来了都收了话题,毕竟盛夏才十七岁,未成年呢。几个队友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放荡不羁,但都是有相当家世背景的人,这点教养还是有的。

    尤其, 乐队里几个大老爷们儿,就盛夏这一个女孩子,长相娇美性格活泼,贼讨人喜欢,几个人宠得不行。

    这不,什么小野猫都抛诸脑后了,一个个热情地回应她,“早啊夏天。”

    “早,小公主。”

    “小公主今天又比昨天漂亮了一点。”

    ……

    几个人在休息室聊了一会儿天,就到了他们上台表演的时间。

    盛夏站在舞台侧面就位,手刚放上琴键,突然眼前一黑……下一秒,充斥在耳边的欢呼声、鼓掌声跟着在一刹那戛然而止。

    盛夏抬眸,发现所有的灯都关闭了,整个场馆陷入黑暗,只有台下游客手里握着的手机发出微弱的光。

    其他人大概跟她一样,被突如其来的漆黑惊了一下,以至于都没有出声,等反应过来,人群开始躁动。

    “这边停电了吗?”

    “搞什么啊,还是去其他场馆吧。”

    “但是好像其他场馆也是黑漆漆的,是整个会展中心停电了吧?”

    ……

    “砰!”振聋发聩的轰炸声,还有“突突突”的枪击声遽然传来,盖过了人们嘈杂的议论声,轰炸声过后整个建筑物似乎都在颤动。

    人群的躁动急速升级成了恐慌。

    知道大事不好了,盛夏心跳加速,黑暗中呼叫自己的队长,“东哥!”

    “出事了,赶紧走。”陈东霆跑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什么乐器都不管了,带着她便逃。

    顺着人群的方向往消防通道方向跑了一段,陈东霆突然停下来,盛夏着急得满头是汗,“停下做什么哥?”

    陈东霆看着往消防通道涌的人群,混乱得像热锅上成千上万的蚂蚁,白日的光从建筑顶端中央特别打造的巨幅玻璃倾落下来,虽不算明亮,但他借着这微弱的光,亲眼看到不止一个人,摔下地后就没有再爬起来。

    踩踏事件跟他们现在真正遭受着的袭击一样,随时可能剥夺他们的生命,加上,耳边枪支扫射的声音一直没有断过,是从下面楼层传来的,或许,那些人正在底下楼层守株待兔,等着将他们一个个击毙。

    陈东霆不打算跟着大部队走了,牵着盛夏往反方向去,“跟我来。”

    陈东霆是“合景地产”少东家,会展中心的设计出自于他父亲之手,同时整个建筑也是合景地产打造的,想必他对整栋建筑的规划十分了解。

    盛夏没有头绪,只能跟着陈东霆跑。

    艰难避开人群,陈东霆带着她匆匆推开了一扇门,原以为那扇门之后是生命的希望,却不想,等待着他们的,是冰冷无情的枪口。

    当盛夏被暴徒抓住,跟其他落入魔爪的人被一起扔在走廊时,她就在想,她的生命,就这样终结在十七岁了?

    前几天,她还在设想着,她要给即将满十八岁的自己,办一个怎样的成人礼呢。

    此起彼伏的枪声、绝望的尖叫声不绝于耳,盛夏抬起头,隔着建筑顶端的特殊材质打造的玻璃,仰望苍穹,满脑子的不甘心。

    她还没活够呢!

    视野里,似乎有军绿色直升机飞过?是军队专用直升机对吗?盛夏眼前一亮,腰都下意识挺直了起来。

    此时,指挥台发布命令:保护人质,不许开枪!

    负责配合当地警方作战的野狼战队队长穆岩却作了不同判断,命令手下的狙击手:开枪!

    盛夏还在为自己看到一丝“生”的希望而暗自欣喜,却不想后脑勺被顶上了,她知道,那是一把抢。

    唇边才要浮起的笑就那样僵住。

    当她认命的闭上眼,下一秒却听到了什么东西在她身后倒下,抵在她后脑勺上的枪口拿开了,耳边响起同伴们受到极度惊吓的尖叫声。

    盛夏睁开眼,鼓起勇气回过头,一只手遮住了她的眼睛。手掌很大,是男人的手。

    “别看,夏天。”陈东霆在她耳边轻声说。

    盛夏知道,应该是死了。

    **

    一个月之后,因违抗军令受处分的野狼战队队长穆岩,率一众队员将恐怖分子大本营一锅端,将功补过恢复少校军衔。令人意外的是,他却在此时作出了转业的决定。

    跟他一同转业的,还有同队的狙击手,也就是跟他在执行城市反恐活动中听命于他开出那一抢的丁律。

    “岩哥,回家吗?”

    丁律左右手拎着两只行李包,站在部队大门前,问穆岩。

    穆岩仰头望着天空,手放在眼前挡去强烈的太阳光,眼睛微眯,“家是回不了了。”

    他那位上校父亲听说他要离开部队,威胁他敢离开就跟他断绝父子关系,撂下狠话后还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那一脚踹在他右肩上,现在还隐隐作疼。

    “那去哪里?”

    连去哪里都不知道,还敢跟着他转业出来。

    穆岩收回视线,转头扫一眼丁律,从口袋摸出一盒烟来,抖出一根咬在嘴里,偏头用打火机点燃,吸一口吐出烟雾,“哥带你去流浪,要不要?”

    丁律松了手,两只行李包落在脚边,条件反射地冲他敬个礼,“岩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放松点。”穆岩将烟放在嘴里咬着,拍拍丁律的肩,弯腰拎起自己的行李,“走了!”

    **

    半年后,会展中心大厦开工修复,人们渐渐从恐袭事件的阴霾中走出来,作为亲身经历过此次事件的盛夏,活得更加随心所欲。她认为,自己现在过的每一天,都是从枪口底下挣回来的,活得开心才是王道。

    不过,她的父亲盛天明教授不这么想,就怕她哪天又遇到点什么事,以至于一改以往对她的纵容,开始对她管束起来。

    这不,晚上跟乐队几个朋友喝点小酒吃点烤串,盛天明就开始连环夺命Call。

    性子野归性子野,毕竟父亲一手将自己带大,对自己的感情她还是非常能够理解,于是乖乖扔下啤酒罐,跟朋友几个打过招呼先回家去了。

    站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等,手机又响,眼见红灯转绿灯,盛夏边接起边疾步穿过斑马线,“爸爸爸,求您,别催了,我马上就回来了。”

    过了红绿灯,往公交站牌走了一段,发现鞋带松了,盛夏挂了电话将手机收进口袋,蹲下身给自己重新系上。

    一个蝴蝶结,手法熟练的系好。盛夏正要起身,眼前出现一双平日里少见有人穿的黑色军靴,沿着这双军靴往上,是两条挺直有力的大长腿,同色系的黑色长裤收进靴子里,上身套着同样黑色的风衣,双手插在兜里。

    再往上,越过突起的性感喉结,是如大师笔下精雕细琢的男性雕塑才会有的下颌线,五官硬朗,眉毛浓黑,加上板寸头,从衣着打扮到长相和气质,都透着阳刚和狂野,男性荷尔蒙非常强烈,像一头难以驯服的猛兽。

    昏黄的路灯下,他用一双漆黑的眸凝视着脚下的女人,此人看起来神秘而冷酷,薄唇动了动,低沉的嗓音却不只是好听,竟然还很有礼貌,“你好,请问丽园公寓怎么走?”

    这种自下往上的仰望,对盛夏来说感觉算不上好,她挺直腰杆站了起来,不过身高差距明显,她还是需要微微仰望他。

    盛夏是土生土长的江城本地人,而且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到处玩闹,对这里的每一个街道,甚至每一个角落都可以说是非常熟悉,她转过身,给对方指明了方向,“前面步行街右侧500米左右。”

    穆岩顺着她的指引扫了一眼,收回的眸光落在她精致的童颜上,微抿的唇边再次轻启,带出两个字:“谢谢。”

    盛夏眉眼一弯,在男人瞳仁上映出一张明媚的笑脸,“不客气。”

    一次看起来再寻常不过的问路,随后两人插肩而过,继续各自前行。他过了红绿灯,她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17岁的这年,盛夏还不知道此刻自己遇到的,是在若干年后会娶她回家,陪她共度一生的丈夫。

    只是坐在公交的椅子上时,盛夏迷迷糊糊的打着瞌睡,脑子里像电影回放般,闪过适才那个跟她问路的男人穿的利落军靴,剃得极短的板寸头,黑色深沉的眉眼,低沉性感的烟嗓……

    她的心跳突然……有点快。